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经济郑铁如的相关文章

郑铁如──保护人民财产典范

日 期:  2009/12/3 16:25:25 提供者:ru1314

六十年前,中华大地经历沧桑巨变,香江两岸涌现出一批爱国志士,为新中国的建立倾尽力量与智慧。当时香港社会的华人领袖之一、时任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经理的郑铁如,拒绝国民党政府将现金转移到台湾的指令,第一个带领员工起义,为同业作出表率。六十年后今时今日,郑先生的女儿、七十九岁的中科院院士郑儒永,向本报记者忆述父亲当年力促香港中行回归的始末。【本报记者贾磊北京电】
一九一七年,中国银行把首家境外机构设在香港,开业时选取文咸东街四十七号为行址,员工仅八人。而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的筹办人、首任经理正是著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诒。一九二七年,贝祖诒调任上海分行经理;郑铁如开始成为中行香港分行的掌舵人。
一九四九年全中国即将迎来解放,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郑铁如精通外汇业务,此时为中行香港分行积累下大笔财富,在香港金融系统各行局中实力亦是最为雄厚。「解放前的中国银行就是四大家族的产业,直接要求我父亲转移资产到台湾的,是他的顶头上司、当时的中国银行董事长孔祥熙。」郑儒永说。
守住香港中行资产
「我家比较早接触到进步思想,对共产党的看法跟当时的香港人完全不一样。」郑儒永笑言。因为有当时在港从事地下工作的表哥章汉夫的缘故,郑家经常出现印制粗糙的毛泽东著作、《西行漫记》等进步书籍。章汉夫早年留学苏联,抗战胜利后曾任中共香港工委书记、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委员。港英当局因其从事秘密工作抓捕过他几次,最后都是郑铁如出面找港督将他保释出来。
解放之初,中国银行总行在北京成立新的管理处,在接管国内中国银行全部机构后,随即开展与国民党争夺海外分支机构的斗争。一九五○年初,总行管理处先后两次通电各海外分支机构传达「保护行产」的命令。周恩来派出章汉夫专程到香港动员郑铁如将资产交给人民政府,而郑铁如早已对积累多年高达四千多万港元的巨额资产作出周密安排。一九五○年一月九日,他即通电表示拥护人民政府,接受北京中国银行总管理处的领导。「父亲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郑儒永说。在中国银行的带动下,一月十八日,国民党在港金融系统六行二局发表起义通电声明保护财产,听候人民政府接管。
有内地学者近年撰文,评价郑铁如当年「在护产和接收工作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面对国民党台湾当局的种种威逼利诱,郑冒着生命危险沉着应付。」郑儒永表示,当年周恩来总理曾提醒郑铁如,小心台湾派人到香港来暗杀他。郑铁如一度住在香港中国银行大厦顶楼的一间卧室和一间起居室内,白天下楼到办公室上班,除家人谁都不能进,银行内也增强保安。
沉着应对顺利交接
郑儒永还记得当时由于银行职员港人居多,交接时很多人不愿意留下。郑铁如做了很多工作,最后他对员工表示:「不愿意留,我给你们找工作,保证你们的生活。」令很多本来想走的人重新留下。而周恩来也特别关照对员工完全按照香港原来的规矩,薪水该提升的要提升,来去自由。
周恩来对郑铁如十分器重,中国银行筹组董事会时,亲自指定他为十三位公股董事之一。据郑儒永回忆,新中国成立后,每次父亲来京周恩来都一定会见并请到家里吃饭。为避免被打扰,周恩来经常到郑铁如住的宾馆与他会面。「每次见面都在三四个小时以上,问的都是关于外汇的事。」郑儒永说,总理每次都带人来记笔记,在外汇问题上,郑铁如提什么意见都会被总理采纳。
郑铁如当时积劳成疾患有胃病,需要少食多餐,经常随身携带一包梳打饼干,这也引起周恩来的注意。周恩来特意嘱咐身边工作人员「弄清楚是什么牌子的饼干,『铁老』(指郑铁如)来了,一定要准备好。」下一次见面时聊过一个小时,果然有工作人员为郑铁如端来一杯牛奶和他经常吃的那种饼干,这让郑铁如感动不已。
周恩来的知遇之恩
郑儒永说,总理知父亲爱国心切,开国大典、国庆游行,「这种事总理忘不了他」。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后,周恩来特别邀请郑铁如和夫人到京,在尚未正式对外界公布时,在中南海的小放映室内,陪同郑铁如观看试爆成功的影片。郑儒永至今还记得父亲回家后兴奋的神情。
曾有人引述周恩来的话:「香港要是多几个费彝民和郑铁如,我们就好办多了。」郑儒永说:「父亲认为总理对他是最知遇的一个人,那么赏识他的人大概也没有第二个。」郑铁如亦没有辜负周恩来的赏识,不断为建国初期的金融及外汇政策积极建言献策。香港金融机构由人民政府接管后,成为新中国对资本主义世界贸易的重要枢纽和吸收侨汇的桥梁,其业务量占当时全国总额的八到九成。对中国冲破封锁禁运,吸收存款,支持内地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圖:建國初期鄭鐵如在中行香港分行大會上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