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刘小丽的相关文章

刘小丽:戏根深种

日 期:  2009/11/25 11:39:56 提供者:ru1314

刘小丽,揭西人,37岁,广东潮剧院一团演员,从事潮剧表演事业18年。
“说来斩愧,我曾经是潮剧的叛臣。”刘小丽以这句出乎意料的话打开了话匣。
刘小丽第一次接触潮剧是13岁那年看《小刀会》,回家后,兴奋得一夜没睡着,从此喜欢上了潮剧。读初三时,汕头戏曲学校到他们学校文艺班招生,她瞒着父母悄悄去应试,被选上了。1982年,刘小丽从戏校毕业后,分配到广东潮剧院二团,第一个戏是《袁崇焕》,参加了全市的潮剧调演,她演的罗苏女给行家们留下了好印象,可谓一炮打响。以后又在《告亲夫》、《活捉孙富》、《姐妹花魂》等剧中扮演过多个角色。她在戏校主修的是青衣行当,到了团里,她演过青衣,也演过刀马旦、闺门旦、花旦,她觉得演员不能把自己局限于某一行当,这不利于拓宽戏路。演员就是要塑造各种各样的角色,无论什么行当、主角配角,她都用心塑造。
说到1991年停薪留职离开剧团,刘小丽不好意思地说:“或许干久了,有些厌了,也可能因为捱不了苦吧。真的,当演员就要会吃苦。”在酷热的夏天演出,舞台上灯光把地毯照得发热,演员还得披甲上阵;寒风刺骨的冬天,女演员为了不影响身段,单衣表演。为顾全大局,抱病演出也是常有的事。1990年,刘小丽排武戏《孙悟空六斗蜘蛛精》,彩排那天下午,她突发急性肓肠炎,打针输液后,晚上照常参加采排。休息几天后去泰国演出。不知是由于不适应气候变化还是因为过敏,在泰国刚下飞机,她脸上的皮肤忽然爆裂,晚上还得上妆演出,卸妆时,化妆师用湿棉球轻轻地、细细地一点点给她卸妆,还是连皮也带下来了……而最让刘小丽发怵的还是那一年有大半年在外头颠繁,“家”就在肩上的铺盖卷。即使在刮风下雨的寒冷冬夜,有时台下只剩一两个观众,戏还得演完。经常演出结束后还连夜赶回家,回到家一抬头就看见墙上的钟指向两点半。在乡下过夜,有时就稻草当床,睡得人浑身发痒。有一次去一个偏僻的乡村演出,吃的用的都是池水,用纱布去滤,滤出些细细的红虫子,如今想来还让她心里发毛……
刘小丽虽然离开了剧团,但一直没有离开舞台,每逢揭阳潮剧团有什么重大演出任务,她还常常客串演出。1996年,汕头旅游艺术团成立,她也时常参加演出。她尝试过干别的,但终究戏根未断,情缘未了。今年1月,刘小丽回到了潮剧院二团,4月份人员整编时调到一团。随后便参加了《葫芦庙》的排演,在剧中扮演娇杏。
《葫芦庙》得到了广泛好评,刘小丽说,该剧在诸多方面都有创意,如作曲、灯光、表演、布景等等。潮剧只要有好的剧目,年青人还是会喜欢。时代不同了,潮剧也应该适应时代的要求,有改革和创新才有生命力。刘小丽平时在家里常常看或听越剧、昆剧,她说作为演员要拓宽视野,兄弟剧种有不少值得借鉴的长处,比如水袖与身段的运用……
在刘小丽演过的许多角色中,哪一个是她自己最满意的呢?她想了老半天,摇了摇头说:“说不上。有前辈说我的灵感是在《巧姻缘》中找到的,表演放松了,找到了感觉。以前的表演有激情,但找不到灵感。但我还是觉得每一个角色都留下了遗憾,有待弥补。演员要多积累,才会越来越成熟。我想自己满意的角色也许总是在下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