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刘小丽的相关文章

广东潮剧院花旦刘小丽唱做俱佳

日 期:  2009/11/25 11:37:25 提供者:ru1314

中国广东潮剧团演出的传统名剧《玉梅奇冤》中,观众看到了这样一个场面:古庆云误中奸计,怒刑爱妻颜玉梅。舞台上急剧的锣鼓声渲染着公堂行刑的熏浊气氛。只见颜玉梅两手被夹,双膝跑地,痛得向前俯下柔弱的身躯,她奋力挣扎起来,却又被行刑的差役用力一扳,只得后仰弯腰,痛得死去活来。观众至此也阵阵揪心,同情着这个受屈的无辜弱女,同时,为演员精彩的表演叫好,可是,演颜玉梅的演员尚不罢休,她还要观众再经受一阵感情的折磨。就在这难度很高的造型中,她一边保持仰首弯腰的造型,一边唱出:“这公堂虎威惊心魄,有冤无诉苦难言。”动作与感情配合默契,浑然一体,观众从未欣赏过这种在高难度动作中唱曲的表演,不由得发出阵阵赞叹,夸奖演员感情真,技巧新,难度高。这种演法,没有控制自如的腰功和唱功,没有创新艺术的精神,是做不来的。这个演员是谁?她就是广东潮剧团的新秀刘小丽。
刘小丽是揭阳榕城人,从小考进汕头戏曲学校习艺。她艺术禀赋好,又刻苦用功,八十年代初毕业后,就以优异成绩被选进广东潮剧院,成为青年演员队伍中的又一朵金花,她有一张秀丽的脸庞,一双善于表情达意的眼睛,一条刚柔相济的嗓子,一身文武并备的好本领,她的表演有感觉,有灵气,又有勤奋的学艺精神,所以近年来她在潮剧舞台上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形象。她与名小生钟怡坤合作演出的《梅亭雪》就为观众所称赞。这次来泰国,她除了在《血溅南梁宫》中扮演陆金莲外,还主演了《玉梅奇冤》,成功刻划了颜玉梅这个在封建礼法煎熬中抗争的古代善良女性,观众看戏时,常常被刘小丽唱做俱佳的表演所打动,演至断肠处,台下总具一片唏嘘,演至精彩处,观众总是报以热烈的掌声。刘小丽的唱腔字正腔圆,富于韵味,既清亮明丽,又饱满丰厚,颜玉梅的唱功很重,刘小丽驾驭自如,将各个主要唱段抒唱得酣畅淋漓。特别是“刑场诀别”中,她唱了一段速度较快的“眼见夫君泪涟涟”唱段之后,在“妾却归险乡”处戈然顿住,然后,用痛切呼唤的感情唱出“郎君呵”这三个字带着一个高音区的拉腔,令人听后,回肠荡气。紧接着,她又用慢板抒写了夫妻诀别时叮咛嘱咐的情境。刘小丽这时也动了真情。她情如潮涌,泪如珠滴,将这段曲措理得柔肠百断,楚楚动人。最后,在“恨归天”的疾呼中推向高潮,只见她双手向天,以脚跺地,晕眩欲坠,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人物此刻痛苦的激情。刘小丽不是光会唱不会做的演员。她的做功,也见根基扎实,很有悟性的,所以把演的人物也总是显得富于表现力。在“花园拒侮”一段戏中,为了表现颜玉梅这个美貌少妇与流氓恶少的周旋和斗争,她运用了繁难的水袖功,使人物的“斥责”、“怒骂”拒绝、摆脱、躲闪、奔走等行动通过素白飞舞的水袖而大大强化了。在“刑场诀别”一段戏中,她仔细挖掘了人物感情的内涵,用富于绘意性的身段将一段很容易流于一般化措理的唱表现得别具一格而更加感人。她在唱“唯有夫你还重情义”这段表情曲时,不去作过旧的程式表演,而是忽而俯屈揪胸,忽而绝望后仰,甚至用了将于指缩在嘴角微微颤动这样很有生活气息的细节,将人物撕心裂肺的感情准确别致地展示给观众,使人们获得了唱词以外的深层感受。欣赏刘小丽的演出,观众得到了一次生动欣赏刘小丽的演出;观众得到了一次生动审美享受。梅花香远根基深,没有坚实的基本功和刻苦勤奋的精神,刘小丽不会有成功演出,笔者曾走进剧场,观看她的排练,碰巧她表演“受刑”的场面,由于配合不周。夹根击在她的肘关处,麻得她抬不起,但她不叫苦也不叫停,只见她与对手演员商量了一下,活动一下手臂,又继续排下去了。小丽正是有这种刻苦的精神,加上厚实的艺术底子,她塑造的颜玉梅,才会如一朵经历劫难的梅花,在观众中散发着阵阵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