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刘小丽的相关文章

声韵溢华彩形神尽瑰光—评析刘小丽的艺术风格

日 期:  2009/11/25 11:28:49 提供者:ru1314

四十不惑,是人生最美的时候,也是收获的季节。进入人生收获季节的刘小丽用自己的艺术积累,演绎了VCD《小丽十八》,献给了关爱她的观众。在专辑中,刘小丽灵活自如地变换着艺术形象:娇杏、曹芳儿、陈璧娘、祝英台、苏三、春香、江姐……变换得自然又不雷同,变换得让人目不暇接,又如醉如痴,18个片段既有大轮廓的清晰线条,又有细节的严谨设计。观众又从《小丽十八》欣赏到刘小丽的艺术风格,本文采撷了《小丽十八》的6个片段,从唱腔和表演两个角度切入,对刘小丽的艺术风格进行评析。(一)

唱腔不是穿插在戏里的独立的声乐表演,而是塑造人物的重要手段,演员通过优美的音乐形象来丰富和加强文学形象,诉诸观众的听觉感官。刘小丽的“唱”于感情深沉中流露出洒脱,于韵味醇郁中蕴含着真情。她的唱腔布局逻辑性强,讲究层次的发展,把“欲扬先抑、欲疾先缓”的演唱之道自然地体现到角色中,力求达到“唱情、唱韵、唱魂”的艺术境界。

唱《山盟海誓今何在》一曲,刘小丽着意于“唱情”,竭力控制在“哀、悲、诉、愤”的情绪节奏之中,不失潮剧的旋律美。唱“遗恨恨无涯”时,旋律下沉到最低音区,那种内心的痛恨,通过音乐语言给予了形象的描绘;唱“难道是被休受罪无辜遭害,哭枯泪眼,呕尽心血”,则用较高音区唱出,音乐产生强烈的对比,人物的万分遗恨在激愤的音调中渲泄出来,加之“理应该”三个字的重复,更加强了这一感情的渲染;唱到“神应为奴伸冤苦,惩戒那害人贼子盖良才”时,仿佛在向苍天呐喊,接着又以疑问的音调唱出“山盟海誓今何在”,这种波状形的运腔,倾吐出剧中人内心难以抑制的凄苍;最后又以胸腔音唱出“莫若秋容冤万重”,音色更显苍凉、凄切,很富意境感,加剧了主人翁的绝望气氛,把人物的悲情唱到了极致。

诗有诗韵,曲有曲韵。听没有韵味的曲如饮白开水,就失去艺术价值和欣赏价值。《忆长亭》一曲,刘小丽唱来悠悠扬扬,轻盈流利,韵味浓郁。她塑造的祝英台的声音形象,贵在以韵味来写意传神。她运用了咏叹腔唱出了“曾记得草桥结拜,同窗共读喜心怀”,又用哀诉腔唱出“想不到美满姻缘被拆开,哎,梁兄啊”,再用哽咽腔唱出“满怀悲愤向谁诉,可怜希望化尘埃”来表达祝英台因“爹爹爱上马文才”而“金鸡啼碎三更梦”的心中凄苦。祝英台怨恨、悲愤、痛苦的哭诉,借助刘小丽优美抒情的缓缓“甩腔”,处理得柔肠百断,唱到“把命催”时更见人物的内心波澜。她演唱出来的旋律、韵味都传递出祝英台“忆长亭”时的情感波动,而且伴随着激越的乐曲,唱“化尘埃”的“埃”用长拖腔,使观众在优美的韵律中产生对角色感情的呼应与共鸣。

戏曲演唱的程式不是数学的解方程,是要讲究唱出曲魂的。刘小丽唱《为人类求解放奋斗终身》一曲,跳出了榜样戏的框架,充满时代气息,“腔”与“词”的结合,既强调了语言要素,又突出了“唱魂”。唱“面对着公字闸往事历历如潮翻”时,她的行腔平稳圆润,板式衔接自然流畅,感情细腻纯真;刘小丽用唱腔的音乐语言将“田地全淹尽”的内含意义形象地表叙出来;唱“铭记着阶级深情”听来犹如青山翠谷中的一线潺潺而流的清泉;唱“急然间红灯闪,群情振奋”则宛似峡谷中蜿蜒千回中掀起的波澜倾泻而下;刘小丽又以顿挫疏密、迂回婉转的声腔唱出“更不能饮甜水忘记了掘井人”时,行腔不高却声声入耳,与人物的内心世界紧紧扣连;曲将终时,又唱出“更何谈为人类奋斗终身”,就像未出三峡的长江水,蕴含着不可抑制的磅礴气势,给人余韵不绝之感。(二)“做”就是舞蹈化的形体动作,是戏曲有别于其他表演艺术的主要标志之一。演员表演时既要有内心的体验,又要通过外形加以表现,内外交融,最终达到先天“形似”和后天“神似”完美统一的最终目的。刘小丽的表演力求给艺术形象赋予现代色彩和时代厚度,注重向人物的内心世界开拓。运用性格化的舞台语汇活现了一个个潮剧旦角。

凭借着深厚的表演艺术、凭借着对角色的透析理悟,刘小丽演《爱歌》时,用一系列充满韵律感的动作造型和丰富多变的舞蹈动作,舞出了春香的灵动、活泼与深情,从整体形象到每一个具体的动作,都在向观众传递着一个个美的视点。乐曲起时,春香和梦龙在庭院追逐嬉戏,尽显少女奔放的热情,可是当梦龙轻轻地牵着她的双手时,又有着少女羞涩的表露。刘小丽的表演是唱中有舞,舞中有技,明显地丰富了观众视觉的感染力。当唱到“钟声鸣,当当当,鼓声响,咚咚咚……”时,刘小丽集舞蹈、形体、神韵于一体,用艺术灵气释放出浑然天成的整体美,从而掀动着观众心灵深处的情感波澜。最后又以涓涓细流般的舞蹈语汇表达了一位愿与郎君“双宿双飞比翼鸟,振翅翱翔在碧天”的异国少女的情怀。

春香被奸官囚禁于牢狱,披枷带锁限制了刘小丽在表演上的发挥,演《狱中歌》,刘小丽不可能用较多的外部动作来表现人物,而是坐在地上,用“简于象而不简于意”的“眼波”来反射春香危在旦夕时,心灵被炙烤的灼痛和期待“郎君他年得志后,莫将冤仇付东风”的心境。刘小丽运用了一系列的眼功技巧,表现春香的心灵和情感,由浅入深地过渡到对人物最终的立体造型,比如唱“眼泪似苦雨,叹息如凄风”时,眼神中流露出一片伤感;唱到“但待郎君衣锦荣归日,捉拿奸官祭坟台,欢娱晚景,尤如春香在”时,眼神中又隐藏着满怀期盼;唱着“恨我手无三尺剑,不能自报大仇诛强凶”时,眼神充满仇恨的火焰;唱到“想我身在九泉心也开”时,眼神流露出一丝欣慰。这些眼神的表演既简洁有力,又简明生动,散发出浓浓的艺术气息,提升了表演艺术的文化品格。

演《青春不再,恩义长存》一段,刘小丽先是以一袭水袖凌空飞舞,结合唱词的词意,投袖、拂袖、翻袖、捧袖,还有单摆转盘袖、直冲展翅飞卷袖等一连串水袖动作,表现出曹芳儿“果然是搁浅的鱼儿跳龙门……急忙梳妆来打扮,好到厅堂会郎君”的欢快。戏曲者,以歌舞演故事也眩目于水袖的曼妙流泻,刘小丽的水袖翻飞美不胜收,线条宛如书法家笔下的狂草那般雅致,时而像团团花絮,时而像波浪涟漪。接着曹芳儿“菱花照面我失了魂”的惊异到“是十八年的苦境夺去青春”的悲伤,刘小丽却是用一面镜子作道具,照镜、擦镜、合镜……细腻的动作,表现主人翁多少无奈、多少幽怨、多少凄凉,勾勒出一个受封建社会桎梏毁了一生幸福的悲剧形象,这样的表演不是一个个简单概念化的重复,而是具有立体感的艺术创作,确实富有冲击力。

综观《小丽十八》,刘小丽的演唱,无论是嗓音、气质,还是神情、身段,皆属上乘并相互水乳交融为一个完美的艺术整体,唱念做舞构成一种撩人的魅力。因此,《小丽十八》可称之为潮剧演员专辑的上品,那么,赢得观众喜爱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