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刘小丽的相关文章

执着的追求 无悔的选择—记广东潮剧院、国家二级演员刘小丽

日 期:  2009/11/25 11:28:06 提供者:ru1314

她有一张秀丽的脸庞;一双善于传情达意的眼睛;一腔刚柔并济的嗓子;一身文武兼备的好本领……

刘小丽,广东潮剧院优秀演员。工青衣兼刀马旦、花旦和闺门旦。在潮剧舞台上塑造了一系列栩栩如生、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

看到这些介绍,谁都会觉得:刘小丽是一位多面手,是一个戏路十分广阔的演员。不过,在这背后,谁会知道她付出的艰辛和汗水?谁会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对她来说是多么来之不易啊!

(一)

刘小丽从小就爱唱爱跳,在小学和中学,一直是文宣队活跃份子。她第一次接触潮剧是那年观看《小刀会》,一直沉浸于精彩的剧情表演中,回家后兴奋的一夜没睡着。那年,带着满脸童真,带着对潮剧的满腔向往,她瞒着父母悄悄参加汕头戏校的入学考试。从此,走上了她从艺的人生道路。

迈向汕头戏曲学校的大门,老师凭着直觉,把她定位在青衣行旦上。在校的四个春秋,她如鱼得水、似鸟投林,如醉如痴地练功、排戏、吊嗓子。优异的成绩来自于勤奋,1982年,刘小丽这一株生命力极其旺盛的新苗,已是暗香浮动、花枝俏丽了,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广东潮剧院二团。

在广东潮剧院,刘小丽凭借着扎实的基本功和勤奋好学、乐于进取的精神,在潮剧舞台上不断磨炼、创新,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塑造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类型的艺术形象。她唱声明亮,咬字清晰,表演细腻,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每到一处演出,都得到观众的称赞,好评如潮。刘小丽的第一个戏是在新编历史剧《袁崇焕》中饰罗苏女,在参加全市的潮剧调演时,她那精彩的演技,给行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可谓一炮打响。此后,她凭借从戏校学来的刀马旦、彩衣旦、闺门旦等多种功夫,大胆开辟戏路,演艺也从稚嫩日趋向成熟,所扮人物,悲喜兼有,文武皆能,成了广东潮剧院二团青年旦角的一把好手,青年演员队伍中的又一朵金花。她曾三次随广东潮剧团出访泰国、新加坡和香港,均载誉旭来。

由于刘小丽的出色表演,每逢揭阳潮剧团有重大演出任务,她都会被特邀参加演出,而她也很乐意为自己的家乡尽一份力量。1993年,随揭阳市潮剧团赴泰国演出,在《深宫血泪》中扮演主角韦珊阳,1998年,再度随揭阳市潮剧团赴新加坡演出获奖剧目《丁日昌》,在剧中饰演主角金娴。

1996年,汕头旅游艺术团成立,她也时常加盟演出。

2000年初,广东潮剧院根据汕头市委宣传部关于“养精兵、精养兵”的精神,集中剧院比较得力的骨干,加盟重组一团,唱、念、做、打俱佳的二团演员刘小丽自然被纳入一团,并且一下子挑起了大梁,在《葫芦庙》的中扮演女主角娇杏。

刘小丽这颗璀璨的明珠,在潮剧舞台上再度放出了夺目的光彩。她依旧美丽,尤其是面对观众,那淡淡的却很柔媚的一笑,止不住让人想起她在舞台上塑造的一个个粉雕玉琢而又充满灵性的人物。天生丽质是当演员的必备条件,不少演员都陶醉于美好形象带来的赞赏声中,然而,刘小丽却并不满足于此,她努力钻研,刻苦磨练,不断朝着提高技艺的艺术道路前进。为了拓宽视野,提高艺术素质,今年7月,她赴上海参加首届昆剧研修班学习,经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张绚澎的悉心传授,领略了昆剧闺门旦表演体系,并把这些泊来的外来品纳入她的表演,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二)

刘小丽说:当演员就得吃苦。回忆起1990年《孙悟空斗蜘蛛精》的彩排,刘小丽有点不寒而栗。那天下午突发急性胃肠炎,打针输液后,晚上照常参加彩排。休息几天后去泰国演出,在泰国刚下飞机,她脸上的皮肤忽然爆烈,晚上还得上妆演出,卸妆时,分妆师用湿棉球轻轻地给她卸妆,还是连皮也带下来了……。而最让刘小丽发怵的还是长年累月在外飘泊,“家”就在肩上的铺盖卷,有时稻草当床,睡得人浑身发痒。有一次,去一个偏辟的乡村演出,吃的用的都是池水,用纱布去滤,滤出些细细的红虫子……

刚踏出校门的时候,剧团分配给刘小丽的第一个角色不是青衣而是刀马量——《袁崇焕》的罗苏六。那时,她是何等傍惶与紧张,手式的差异,站相的不同,尤其是人物基本气质都得重新寻找,因此,她在青衣与刀马旦之间来回折腾,推敲比较。为了这第一个角色,一个看起来纤弱的女孩子,每天挥拳踢腿,舞刀弄棒,从压腿=踢腿到“翻身”、“涮腰”,从“把子功”到“毯子功”,她从不言苦,从不叫累,总是以超常的毅力圆满地完成训练,殊为不易。她逐步走出窘境,较好地塑造了那个一心报国,英气勃勃,既有武将的刚健,又有女性的柔婉,刚柔相济的罗苏女。

1989年,刘小丽被安排担任《孙悟空斗蜘蛛精》里的蜘蛛精一角,这是一个最最陌生、也最有挑战性的角色。因为蜘蛛精要附身于女儿国女皇,自然就要在同一出戏里演出两个有天壤之别的角色,剧本赋予这个角色不仅要求演员本身必须唱做俱佳,还要“舞、武”并用。把子功是刘小丽的弱项,然而,她有一股迎着困难上的倔强,为了使自己舞台上的做功“百炬钢化作绕指柔”,每天坚持6时起床,练那些对她来说简直是脱胎换骨的动作,浑身肌肉从痛练到不痛,踢枪留下的青紫再用踢枪来“消除”。二个月下来,刘小丽瘦了许多,人也轻捷了许多,还学会了很多从前想都不敢想的技巧,而且能自如地在女皇与妖精之间频繁切换。

对于演员来说,创造欲的强弱是驱使演员不断游向艺术彼岸的原动力,而刻苦磨练却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途径。刘小丽就是这样的一个演员,在排练场上,她不轻易满足于每一个招式,在蚊帐里面,不随便放弃每一寸时光,就是在那应细细吕嚼的饭桌上,也会不时把色、香、味转让给“哆、来、咪”。

十多年过去,回头再看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刘小丽总会带出几分陶醉。潮剧舞台艺术长廊上,《梅亭雪》中矢志贤贞的苏三、《活捉孙富》中刚烈似火的杜十娘、《玉梅奇冤》中忍辱负重的颜玉梅,《血溅南梁宫》中温柔善良的陆金莲、《峰火情仇》中侠骨冰习的紫琴、《巧姻缘》中活泼聪慧的灵芝……这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物,早已在广大观众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攀登是苦涩的,但巅峰的和风却给刘小丽更多的回报。

(三)

扮演《葫芦庙》的贾夫人娇杏,对于刘小丽来说是一次新挑战。那时候她刚返回剧院不久,心里上对人物的性格没有多大把握,加上娇杏是一个年龄和时间跨度很大的人物,单一套用某一行当很难完成全部的角色的创造,需要跨花旦、闺门和青衣三个行旦。而且该剧还是广东省重点创作剧目,各方面的要求都很高。

接受任务后,刘小丽深知这个戏的份量,十二份精神全都投进了《葫芦庙》中,几个月泡在排练室里,在导演的指导下,研究剧本,琢磨人物,寻找与人物相通的结合点。首先摆在刘小丽面前的是如何理解人物的性格特征,刘小丽牢牢地抓住娇杏善良、朴实的性格进行刻划,设身处地地体会娇杏思想感情的变化,在舞台上,她全情投入认真排练,她想动作,抠表演,磨声腔,力图使立于舞台上的这个艺术形象更加丰满、更加感人,捉摸到人物跳动的脉搏,于是,她用真情统驭程式,用真情演绎娇杏的“真、善、美”。

刘小丽又成功了,凭着她的艺术天赋,凭着观众对她的厚爱与支持,更凭着她对潮剧艺术的执着,又一次成功扮演了表演难度较大的人物—娇杏。观众好评如潮,有几个片段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在追问英莲下落时,有一句首白:“贾大人,你快告诉我,英莲哪里去了?哪里去了……”刘小丽颤抖的声音似江河破堤,如空谷幽鸣,准确地近捕捉了娇杏多年压抑在心头的不安、惶恐的剧烈冲突,也生动地表达出娇杏善良的天性。当贾雨村告诉她英莲已被薛蟠折磨死时,娇杏先是惊呆,如堕深渊,整个身子失去支撑,在稍微停顿后,她颤抖着双手把胳膊举过了头顶,情感跌到低谷后又如火山爆发,踉跄地奔上几步,刘小丽抓住人物情感突变的基础和脉络,爱与恨凝聚着凄凉悲怆之情,娇杏情感的交流冲撞,无不激起观众的情感浪花。

在唱腔、念白、表情动作方面,刘小丽以艺术灵性抓住观众的审美心理,把娇杏那种经过数年心灵苦痛折磨,“心如槁木万念灰”的心态,演得极有深度。面对久别的甄员外,娇杏的内心陡然波涛翻滚,刘小丽巧妙地运用了轻颤、顿挫来处理行腔、准确、贴切地点化了娇杏凄怆的情境、哀婉的神情和孤苦的心态。在“归去兮”的优美旋律中,刘小丽那柔缓轻盈的身姿,吸收了舞蹈的动静相若、张弛有致的法则,于传统技法中透出新意,烘托出娇杏对“青山绿水”的向往,显示出她艺术创造思维的活跃和自我情感的流动,对舞蹈的理解和天赋得到了充分释放。

最有特点的是刘小丽水袖的舞动多姿多彩,烘托了气氛、点缀了环境,增强了舞台色彩。无论是搭袖、抖袖、甩袖、分袖,刘小丽运用起来都很储蓄简练,但又节奏鲜明。她用婀娜多姿的身段、宛如行云流水的圆场功等手段,表现贫贱出生的娇杏成为女中贵的满足和幸福之情,她的水袖时抖时落,时展时裹,漾溢着一种优美、和谐、生动,足以激荡人心……

刘小丽又成功了。然而,刘不丽并不自满。当问及哪一个角色是她最满意时?在艺术上永不知足的刘小丽说:“艺术的河流只有此岸没有彼岸,我想自己满足的角色应该是下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