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刘小丽的相关文章

凝情入戏 真情撼人—潮剧著名青衣刘小印象记

日 期:  2009/11/25 11:27:08 提供者:ru1314

笔者爱潮剧,更爱看刘小丽饰主角的潮剧,其独具特色、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感人至深。海内外潮剧票友一致的好评是:她面庞秀丽,灵活的双眼善于表情达意,她有一腔刚柔相济的嗓子,一身文武兼备的好本领,她戏路宽广,表演细腻,分寸感强,感情投入,时时散发着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

上世纪90年代初,笔者所在的单位与广东潮剧院合办旅游艺术团,排练《陈三五娘》中《留伞》时,笔者被其饰五娘表现出的缠绵细腻之情、纤秀娇憨之态所打动,觉得她在追求角色的心理刻划得淋漓尽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她回潮剧院担任主角,好戏出台,我必定先睹为快。

善于运用艺术灵性去捕捉观众的内心,这是刘小丽一大艺术风格。看!那嫉恶仇的罗苏女(《袁崇焕》),那柔情似水、烈骨如霜的陈璧娘;(辞郎洲》);那《葫芦庙》中朴实憨厚、善良、正直的娇杏,其“梦断姑苏泪不干”、“粗茶淡饭心自在,春风秋月送天年”的唱段,表现出潇洒、解脱、毅然决然的神韵,与贪婪、自私、迷失本性的贾雨村形成了鲜明的反差;那《告亲夫》中“山盟海誓今何在”一曲,唱出了情,表现了哀,传达了愤,抑扬顿挫,不失潮剧的旋律,令观众同声一哭。

刘小丽不光工于唱,更精于演,她在理解人物、进入角色的基础上,继承传统,发扬光大,潮剧表演艺术她灵活运用。像《小丽十八》VCD中,演《爱歌》时,采用各种舞蹈动作,表现出春香聪明、活泼、情深的性格特点,春香唱中有舞、舞中有唱,当唱到“钟声响、铛铛铛,鼓声响,咚咚咚……”时,刘小丽集玉腔舞韵形美于一体,给观众以立体的美学享受,唤起阵阵的情感波澜,其时代色彩,尤为青年们所投合。

潮谚有云:小生拿折扇,花旦抛目箭,乌衫(青衣)目汁滴(流泪)。刘小丽擅演青衣,运用以情托声、声情并茂、举止大度端庄的表演艺术,去表现那些情感成熟、饱经沧桑、受苦受难、敢于抗争的妇女形象,达到台上台下共鸣。《小丽十八》中“青春不再,恩义长存”一段的表演尤其出神入化。笔者眼球被她那凌空飞舞的水袖所牵动,其水袖功夫实在妙不可言。当曹芳儿牺牲十八年的青春,扶养二岁夫郎成长,得知夫郎衣锦荣归时,唱出“果然是搁浅的鱼儿跳龙门……”“急忙梳妆来打扮,将到厅堂会郎君”,此刻她蹦蹦跳跳,表现出从来没有过的欢乐;而当曹芳儿“凌花照镜失了魂”,发现自己老了,发出了“是十八年的苦境夺取了青春”的控诉之声,她惊诧、悲哀、失落,在观众面前勾勒出一个受封建礼教摧毁了一生幸福的悲剧形象,此时刘小丽的唱腔、动作,神情细腻感人,散出出浓浓的艺术气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刘小丽的成就并非偶拾,她自幼喜爱歌舞戏剧,1978年考入汕头戏校,专攻青衣,兼学其它行当。学艺4年,成了戏校的尖子,毕业后被送入广东潮剧院,她凭着扎实的基本功和勤奋好学、乐于进取的精神,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艺术形象。笔者期望刘小丽继续努力,攀登潮剧艺术新高峰,为潮剧的发展和改革作出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