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历史方耀的相关文章

抗法英雄方耀防边御侮气吞山河

日 期:  2009/10/15 11:58:18 提供者:ru1314

 其实,方耀弥值人们彰扬的,却另大有其功勋在。其中最为人们一致推崇的是,在列强虎视眈眈,满清政府又软弱无能的情况下,作为一名武将,方耀为建设东南海疆,为有力抵御外侮,殚思竭虑,心力交瘁地经营东南海防建设,的确是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对此,就连诋毁之者,也不得不表示首肯。

方耀御侮的作为,始自其清乡之时。西方列强的大炮轰开了中国的门户,基督教徒中有些人狐假虎威,胡作非为。地方官吏不敢得罪洋人,对此也只能听之任之。方耀借助清乡之余威,对教民也进行了一番清理。据方展谋先生《方耀提督传略》一文所载,他曾“强令万数千人退教”。同时,对那些借助洋教横行霸道者,他一概置洋人的“说情”、“抗议”于不顾,该抓则抓,着实惩治了一批,这无异向外国侵略势力不可一世的气焰泼了一瓢冷水。

光绪三年(1877年),方耀受命署理广东陆路提督,驻惠州。因台湾土著造反,朝廷曾“饰令方耀亲率所部全军,迅速赴台。”由于督抚奏称方耀正在剿捕“惠属积匪”。朝廷也考虑到“粤省营务,方耀素称熟悉,自未便遽易生手”,故又“即着无庸前赴台湾”。于是方耀以治潮之法治理惠州,也清理了积案,诛杀了巨盗。五年,奉调回潮,专办潮州、南澳、碣石海防防务。方耀遂将主要精力放在东南海疆,悉心应对列强侵扰。

他察访了沿海海防设施,深感问题严重,而中央和地方财政又都十分困窘。根据这一情况,他只好选择一两处要津修筑炮台。由于汕头是闽粤门户,故成为首选之地。汕头于康熙年间曾建有沙汕头炮台,位于升平路头(今之工商银行外马办事处),但年久失修,地址也已偏处内港。方耀乃重选址于石奇山录,力筹巨款,于光绪五年筑成三合土圆形炮台。这就是至今仍坚固如磐的石炮台。方耀还拟在汕头入港必经的放鸡山(妈屿)和马山再造两座新式炮台,以成犄角之势。惜因财力所限,马山炮台只建了台基便中断。此后,他只得将沿海各地原有的炮台,仿照洋式炮台进行修葺。作为闽粤咽喉,孤悬于海上的南澳,方耀十分重视。他曾在猎屿动工兴建水上炮台,同样是资金不继,也只建了台基。与此同时,方耀从清乡所收缴的洋炮、土炮中挑出50多门勉强凑合使用,并经多次请求,从省运来几门洋炮,总算充实了各炮台火力。由于海岸线长,方耀所辖兵员不外五千余名,兵力严重不足。为此,他亲督文武官员到沿海各地传见乡绅,鼓励成立团练,以为战时辅助兵员。

光绪九年(1883年),法军侵越,攻占顺化,直迫越南北方,进攻中越边境的中国驻军,粤西形势吃紧。此时方耀奉命调防钦州。方耀临行吩咐家事,慷慨誓师。在钦州驻防两个月后,派充海防全军翼长,驻广州。不久,又受委署理广东水师提督。当时,战火虽未波及广东,但海警频起,人心浮动。方耀深感责任重大,更加积极布防,在平定稔山会党起义之后,转驻虎门。恰好张之洞于光绪十年新擢任两广总督。在张之洞的重视、支持下,方耀即在虎门大举营造新式炮台,改设新式炮械。法军曾企图进犯广东,见虎门至珠江口一带防备森严,遂转攻福建。为此,张之洞、彭玉麟一面派两艘兵舰从广州赴闽增援,一面奏请方耀“驰回潮州,汕头”,派副将方恭统率水陆五营潮勇,“拨足军火、军装”,“筹垫两个月口粮、银两”,于六月三十日在汕头乘坐“支那”号直赴福州。“支那”号轮赶到福州时,中法马尾海战役已打响,潮勇及时赶到,发炮击沉多艘敌舰。由于南洋水师执行“避战求和”的错误指令,毫无防备,在法军的突袭下,全军覆没。

马尾海战役结束后,张之洞奉命收编刘永福的黑旗军。此时,方耀奉命兼节制两广陆路各镇军务。据传在张之洞的策划下,方耀亲带师爷“单力赴会”,不动一刀一枪,终于说服刘永福归顺,将黑旗军改编成方耀辖下的方桂生所部。及后方桂生在抗法战争中捐躯;刘永福则在越战中大败法军,崭露头角,战后任南澳镇总兵。

光绪十一年(1885年)十一月,方耀的水师提督一职由署理改为实授。慈禧亲书“福”字并有多种奖励品赐赏。据说,方耀在奉旨晋京觐见,授赏载花翎时,慈禧问及方耀是不是广西人,他不懂得顺着慈禧口气说“臣是广东人”,而是直接用“不是”先行否定,结果被罚以“习礼三月”。这不一定是实,却可见人们心眼中的方耀为人是那么率真梗直。

此后,方耀继续尽力经营虎门防务。他精习兵法,更在对外交往中了解到西方的军事技术。他以原驻德大使刘锡鸿的“筑造炮台图说”为蓝本,密聘德国军事顾问,进行周全的规划设计。据《广东方氏史钞》所载,至光绪十五年共增筑了沙角的白草山、捕鱼山、仑山、蜈蚣山、旗山、龟山、狮子山、白鹤山、象山、凤凰山等十座炮台和大角的振威、振定、振阳、安平、安定、安威、安盛、安胜、蒲州等九座炮台。上、下横档炮台也得到了彻底改造。至此,虎门的防务比之鸦片战争时期起了根本的变化,其防御体系已臻严密合理。与此同时,方耀积极练兵,亲自临阵指挥炮战演习,极力让官兵掌握新式炮战技术。他还“亲巡港汊,绘制图说”。此期间,朝廷曾派彭玉麟抵粤督察海防,彭巡视后复旨奏称:“粤有方耀,可高枕也。”联系到张之洞曾推荐方耀援台,说方耀“智勇深沉,身经百战,声威赫然,畀以事权,必能”“为八闽藩卫”,足见方耀在军务上之深受倚重。光绪十七年(1891年)七月,方耀在江浦行军途中中暑昏倒,于初七日卒于任上,年仅五十八岁。有道方耀“慷慨明敏,善用人,无贤愚皆得其死力;摧敌捕匪,常以奇胜;承上接下,一出至诚”,这并非虚言。其起于行伍,终于行伍,鞠躬尽瘁,乃至以身殉职,如此殚精竭力,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只可惜未逢明时。
                                                                                                                    2006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