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书画家黄天秀的相关文章

黄天秀“三战”志士 画苑名流

日 期:  2009/9/21 16:52:42 提供者:chao1234

革命书画家黄天秀先生奋斗之一生
北京故宫博物院古代书画研究部部长、古代书画鉴定专家、著名书画家、中央文化部司局级离休干部天秀先生,是揭阳市一位卓有成就和对祖国对革命对文艺卓有贡献的高层人物,是渔湖广美村首位高层革命文艺家和继黄奇遇公之后的第二位“翰林编修”。
天秀本姓黄名逸之,字骐良,笔名黄奇南、勃生。岁次戊午年(1918)八月初一日生于揭阳渔湖广美村一户书香世家。
其父俗名电光,是位知书明理思想进步的开朗人士,中年弃文从商,转营抽纱行,并到北平(今北京)开办一家潮绣抽纱行,家境殷实富裕,为人豁达宽厚,受潮籍乡亲推选为北平潮州会馆主席。
骐良小学毕业后,未上初中而慕京冈孙丹崖先生之渊博学问,特往京冈事其为师,就学古文。两年后出师,受炮台镇一天主教小学聘为国文教师。当年的黄骐良虽然尚属刚“出花园”后的小青年,却已具有“秀才”的资格和登堂讲课的胆略,每于“春社”、“冬至”两节回乡参加合族于祖祠祭祖时,还曾以“新秀才”资格受乡族委命为读祭文的礼生。
1935年春,18岁的黄骐良,为求深造上进,离乡到北平他父亲的抽纱行住居,考进大同中学就读,并到著名小说家张恨水主办的北华美专学习国画。这年的12月9日,正好北平爆发了“一二·九”运动。思想进步的黄骐良,满怀激情参加这一反抗侵略的游行示威和罢课请愿等爱国活动,自此步上革命道路。
次年(1936)春,他以优良成绩考进华北大学王森然教授主办的美术系就学,同时拜美术大大师李苦禅和蒋兆和为师,专心致志学习国画。他在华北大学学习期间,认识了一位从东北日伪区逃进关内北平就学的抗日进步学生袁健民,在袁的介绍下,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读书会”和“抗日民族解放先锋队”。从此,在认真学好学业的同时,进行抗日活动和学习一些革命读物。
大学毕业后,又考进北平古物陈列所(即故宫)的国画研究馆为馆员,学习古画,从师于张大千、黄宾鸿等名师门下。在诸大是师的传授指导下,他的画艺进步极快,古画功底也十分扎实,渐次步上青年画家之阶,曾以黄奇南和勃生的笔名多次参加集体画展,并举办过一次个人画展,还曾卖过画。这也就是他后来成为一位著名古代书画鉴定专家和名书画家的坚实根基。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不久,北平沦陷。黄骐良在抗日进步同学袁健民的领导下,从事敌区的地下抗日活动工作。当时,袁健民一方面与效区抗日游击队取得联系,在北平敌区搞抗日地下活动,一方面利用自己懂日语的条件,考进日寇驻北平宪兵队当翻译,打入日寇内部搜集情报。骐良曾多次要求袁健民介绍他去边区抗日前线。而袁却叫他耐心等待,等交通条件较好时再去。要他暂留在北平调查汉奸和日伪组织的罪行。并叫他练好人物画功底,日后可到边区进行宣传工作。就这样,骐良便按照袁健民的指导去进行抗日地下活动和练好画画工夫。但过不多久,袁健民的秘密活动便被日寇兵察破,抓入牢狱拷讯。
骐良在与袁的母亲、姐妹接头联系时得知此讯,袁母叫他赶速离开北平暂避,以免也被抓去。骐良的父亲闻知这一消息,立即送他到天津英租界一位潮汕同乡陈毓初店中居住避祸。
半年之后,因了解到北平与袁有联系之人没有被抓的情况,他遂又回到北平家中住居。可是从此却一直不明袁健民的生死存亡和他母亲姐妹等人的下落。
黄骐良回北平后,又另与潮汕一位在北平参加革命的老前辈黄浩同志接上关系,在其领导下继续做抗日地下工作。因黄浩与骐良家是同宗乡亲又是其父之知交,骐良一向亲热地称他为伯伯。有这一关系,骐良经常负责代其与边区派来的交通人员接头传递消息,还曾先后介绍过一位原在北平参加抗日的29路军炮兵袁祥峰参加八路军,和他的老师李苦禅参加八路军做宣传工作。
一直至1943年冬,黄浩同志家中发往边区的电波不幸被日寇发觉,当夜突来抄家,幸得黄浩同志越墙逃跑,潜往边区。其家人惨遭毒打,家中物品全被日伪抄没。幸有众同乡暗中照应支援,渡过难关。黄浩到区后任晋察冀边区委员会参议员,嗣后派人通知骐良前去边区工作,他接通知后于1944年春化装越过保定敌伪封锁线,前往边区加入八路军抗日队伍,并从此改名天秀而没有用姓,直至1955年方兼用原姓名。他到边区入伍后,分配到八路军晋察冀画报社工作,当时的社长沙飞也是广东人。及后,又转到抗敌剧社担任画布景和到处写标语等宣传工作,直至抗日胜利。
抗日胜利,天秀所在的部队也解放了张家口,他被分配到张家口“北方美术供应社”当经理。在他当经理其间,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各地的“黄奇南事件 ”:1946年3月,他接受晋察冀边区委员会一项制作一大批抗日军人复员光荣证章的任务,当时张家口尚没有制造证章的厂家,须到北平去制作,而当时北平则是国民党政府统治区,他便用边币先在边区银行换成一百多万元国币,然后前往北平。时适有二位抗敌剧社的党员,一叫徐灵一叫靳夕的同志要回北平探亲,便帮他带钱同行。不意经过南口居庸关国共交界处,被国民党十六军驻军扣留,诬蔑他们要去破坏国统区,钱被搜去,人被抓入监牢。天秀在狱中极力掩护两位党员同志,把责任全揽在自己一人身上,说他们两人只是过路帮他带钱的。另方面想方设法向外通消息,机智地托一个将要出狱的人替他带信去北平给他父亲黄人强。他父亲接到信后,立即呈给正在北平参加国共谈判的共方华表叶剑英大帅。叶剑英大帅接得此信后,立即向国民党方面进行交涉,指责其十六军无理扣押我方人员。新华社也将这一事件登上报纸发布全国。在叶大帅的多方交涉和新华社的舆论评击下,国民党十六军不得不把人放了,把钱交还。
天秀回到张家口后,还在张家口国共谈判组控诉国民党十六军无理扣押他们的罪行。后来,这桩事便称为“黄奇南事件”,登载于各报纸上,并被收入地方革命史中。
内战其间,他于1947年被调至华北军政大学文工团,负责作解放战争的宣传工作。此后,他在部队立了三等功,并下工加入共产党。不久,河北省石家庄市解放,他同军大文工团进驻石家庄后,该市成立美术协会,他便被委作军人美术家代表任该协会理事。
全国解放后,中央军委于1951年在北京成立总政治部文工团,天秀所在的军大文工团便被调至北京加入总政文工团,他被委任为该团美工组组长。1952 年又调至解放军画报社任编辑。当年,正值抗美援朝,他主动要求参加志愿军赴朝参加抗美,到前线采集照片资料。
从1935年冬他参加“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起至1956年复员转业之20年间,总共参与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三大战争,为抗敌救国、解放人民、保卫江山出生入死,立下了汗马功劳,受过不少表彰!
1956年他复员转业后,任中央文化部直接领导的北京故宫博物馆古代书画研究部部长,属中央文化部司局级高层干部。从他任故宫博物院古代书画研究部领导至1982年离休的近30年间,又一直默默苦干,潜心钻研,为文化事业作了不小贡献。在这段漫长时间里头,他数十年如一日,不为财,不为利,而为古书画研究撰写了不少评介,论述的文章发表在国外和国内诸多刊物中,终成一位深有影响的著名古代书画鉴定专家和著名书画家。就是离休后他也不休,甚而更辛勤地发挥余热,费了6年的时间,翻查了上万册古籍、史料,撰著了一册《千字文纵述》的论文专集,香港《文汇报》和《南方日报》都作了专题评介。他还撰写了《国画书法篆刻》一文,收编于李鹏总理题写书名的《中国老年实用大全》。更令人赞叹不已的是,还于1989年创造出一种自来水毛笔,中央电视台以“神笔”为题向全国推广播出。另外,其学术在国际上也深有影响,离休后就曾受澳大利亚学界邀请,同几位国级著名中国画研究家一道赴澳讲学,他讲的专题是《中国古代漫话》,其论述之湛深,受到澳大利亚学界的高度好评!
天秀于1995年仲秋应揭阳市政协和文联邀请,回到揭阳参加本籍海内外书画名家笔会,并回乡到广美村公所作了一幅《雄鹰展翅》图,再复求得他寄来一幅《金鸡报晓》惠赠,方才存得其丹青墨宝在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