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书画家蔡照波的相关文章

符号田畴纵横深刻

日 期:  2009/8/28 10:52:36 提供者:kun1234

和蔡照波的友谊,除去同事的原因,是从二十年前一方闲印的印象沁开在……而肇始的。因了彼此都是一线记者,都在一个电视圈里摸爬滚打,都喜爱同一个象形文字:缘,便携手走出了惺惺惜惺惺的第一步。还记得,当时他对我说:我也很爱看你的电视散文节目,我送你一方印,你看看,刻什么好?“浮生小驿……吧。”我说。估计很是耗了他的好几天休憩时间,他特地为我选了一块合我心水的印章石,为我刻了这方今天看起来还颇为耐人寻味的四字朱文,令我先是雀跃而后感慨了好多年。

再后来,蔡照波由一名普通记者,一步步走上了一座电视业界领头羊的高台,进而当上了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副总编辑,广东电视台副台长,完成了一个文人记者的完美嬗变。

当下这个时候,我们再去回顾他的成才之路,回顾他的印人足迹……才发现,他的每一步努力竟是那般的根基踏实!

窃以为,蔡照波的艺涯小筑,就是砌造在一块一块石头上的。

底蕴!底蕴!

金石界说,蔡照波的师承很具传奇色彩。

……这一日,盛名华夏的大宗师商承祚教授路遇印人蔡照波,见他在金石小径上费心尽力地攀爬,便心生怜爱,走近了他,牵给他一匹雕鞍良驹,指点他登山观海,把着他的手,规秦抚汉,将一握秦玺汉印之古朴精神,耳提于斯,面名于斯……

从这一刻起,有一片翻卷的云瀑,“唰!”地延展在他的眼瞳之前。金石界说,蔡照波的师承很具传奇色彩。
……这一日,盛名华夏的大宗师商承祚教授路遇印人蔡照波,见他在金石小径上费心尽力地攀爬,便心生怜爱,走近了他,牵给他一匹雕鞍良驹,指点他登山观海,把着他的手,规秦抚汉,将一握秦玺汉印之古朴精神,耳提于斯,面名于斯……

从这一刻起,有一片翻卷的云瀑,“唰!”地延展在他的眼瞳之前。
展的作品),还一字一顿地夸奖他说:照波的篆刻,在我省青年中,一流!

毕竟得大师真传,毕竟读过中华名校中大,毕竟浸淫在中文系,历经岁月磨砺,滚打雕艺长河,蔡照波驾驭文字笔划的能力表述文字含意的造诣日渐娴熟你看,善于焙炼思忖的他,每每面对区区一方石块,审时度势之功立见精深。尤其那些自我创作的、或是委托者任由他作主挑选文词的,他必定提刀勒马,静默再三,悟出一段文字外的袅袅经典来,才信缰出阵!

而偶尔遇得一组哲理颇见清奇的辞句,他更是一手刻刀一手方石,只待耳边一声牛角吹响,便吆喝跃马击鼓鏖战!沙沙,刀锋过处,但见他鼻下方寸之地,早已拨划出三军决斗的一望疆场,世外俗音,充耳不闻,卧龙空城,抚弦飞雪,一片铮铮机心,早已独步运筹于必胜之巅……

“杀!”他时而披坚执锐盾守在宗古的壕堑,时而放胆跃出羁绊的深沟,无拘无束地大刀阔斧地师今;仰视,见他挥刀法度森严,俯观,却又窥得几许洒脱超逸;甲士决战石峰沙场,一声呼啸,刀光剑影,阳文阴线,信手擒来!

啧啧!片刻,两军对垒完毕,偃旗息鼓了。一方珍品,如日,如月,悬于朗朗青天;如犀,如麝,异形暗香飘逸……

末了,蔡照波形而上地一掷大刀,“去!”作飞镖状,鸣金收兵。

斯时,商老教授秦老先生并肩腾云在天作评:善哉!光照云波……哗!围观者一拥而上,两眼放光,扪心惊叹:哇,佳品!上品!此雕此刻,用刀精到,刀味天然,于不方不正之间布巧藏珠,飞龙化凤,无论魏晋,皆为华章。磕碰旮沓,一刀虚过,亦是在悬崖边上轻飏的一缕沙笔,巍巍然于犯冲之际轻巧地力挽惊澜、化险为夷。
善哉!大器在握,狂飙浩荡!

得宝者,手握奇石,倾心把玩,眼眸与嘴唇颤语,思维并意念翩飞……

须臾,一轮银辉升上碧宇,万籁俱静,一曲心旌,轻吟短唱,掠过书房……

须臾,一壶杯绿,斟至案几,蔡照波似醉非醉,一通手机,呼朋唤友,速速到来,作知心饮……嗖!嗖!嗖!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今夜阿谁还说,精瘦骑手蔡照波,不是彪悍大将军?

嘎嘎……一羽布谷鸟魔幻般飞过月影。啧啧啧啧,阿谁不知自古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尔后,我等同好研讨发现,印人蔡照波,自此转战南北所向披靡,于国门内外,驾轻就熟地收割着一方方或朱或白的楚篆秦隶……蔡照波大兄刻过一方“自擅一家不足道”。窃私下以为,那是他作为印人以至作为记者的一种治学心态。知否知否,就象新闻采访一样,不开辟一条自己的路径,谈何独家?风格风格,无风,或是随风摇摆,何来品格?“自擅一家”,“上善若水”,“中得心源”,“山水为雨”……甲骨金文,大篆小篆,草隶行楷……纵观细品他陈列心田那两千多方的金石之作,闪闪亮亮铺设在他几十年的人生路上,何其独特何其耀目!难怪熟悉他的前辈雷铎先生欧广勇先生等等,众口铄金地称赞他:蔡照波他素来追求的是一种“道法自然”的境界。

他却嘻嘻笑着对我说:其实,他们过奖啦。所谓金石,那是我困倦了的时候,在石上敲打几下权作休息……和石头对对话写写石头记而已。如此一句轻描淡写,嗨,石头默默无言难以作证,我等却是以一个同人的关注,体恤到了他的一颗铿锵之心!

他是在石头上注入了自己对篆刻对艺术对人生太深的理解,才成就出他的四季春天啊。

临田黄鸡血而纵马“深刻”者,不理心顺气不审方度圆便扬鞭“深深”刻下去,谈何深刻纵横?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墨竹迎风(瞻望未来)

彼此都是记者,彼此捻熟,彼此都懂得采访的基本要素,也熟知一些节约时间的采访捷径翻阅过蔡照波大兄预先为我准备好的一叠复印材料,直奔主题、点题问话,三几十分钟过后,大功告成。这过程,有点象他在他的宝笈珍屉翻找石块下刀凿刻一样,心中有数,一刀就是一刀。

一刀就是一刀,禅机处处

“咔嚓!”“咔嚓!”按我的计划,我在他那雅致的台座办公室里,给他的墨竹作画雄姿,拍了几幅速写快照。时有智者说,悟性高的从艺者,三魂之外多有二魄随影相伴、杂技傍身。果然,他这几笔另类符号书与画,还舞得蛮自得哩!

蔡照波的墨竹,时时屹立风口,昂然摇曳……在画界方家颇有口碑。

蔡照波的书法,虽说是尚在路上,马蹄哒哒过处,挟电携雷,也已经初见大将之风了!

                                                                                                                                                                      2006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