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复礼的相关文章

陈复礼 1952年 幻想曲

日 期:  2009/7/27 14:34:35 提供者:huan1234

陈复礼的摄影作品是艺苑奇葩,而他跨越半个世纪之久的摄影实践则是探求中国当代摄影美历程的重要坐标。
作为海内外华人华裔公认的三位摄影大师之一,陈复礼的作品广而博,多而精,山水、人物、花卉各具特色,尤以风光见长。他的一系列形式优美、意境深邃、别具一格的佳作,为我们竖起了一座光彩照人的中国画意摄影的丰碑。
与此同时,陈复礼在摄影艺术民族化的探索、摄影创作的理性思维、群体的推进以及社会活动诸方面也都有独到的建树。其人其作构成中国当代摄坛十分引人注目的摄影文化现象。这一切已经超越了个人成就、艺术风格的范畴,不仅具有摄影美学、人才学的价值,而且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特别是,在摄影艺术如何承接传统走向现代方面,给了我们许多重要的启示。
任何艺术变革都只能以传统为起点。在这方面陈复礼有极为清醒的认识。他一再强调“如果拋弃了传统上遗产的润泽,谬然从头建立一种新风格,不单是浪费,而且是不可能的。”他认为提到“风景摄影,实在不能不重视中国画的传统。首先,中国具备了优秀的自然条件,从寒带到亚热带,奇诡秀丽的山川不知凡几。经过千多年来历代中国画家的刻意经营,在山水和风景创作方面,已发展到了高深的境界。所以从事风景摄影,而不考虑到中国画的创作方法,将是莫大的损失。”与此同时,他也极力反对单纯从形式上模仿中国画。他提出有些人“以为一两样东西,大堆的空白,加上一点题词,就算是国画了。他们以为从山水花卉虫鱼方面捕捉一个比较秀婉的美感片断,加以单纯化、线条化之后就成为国画摄影了。他们又以为用高调子,缺乏背景或副题,用不正规的狭长、平窄画面也就是国画的技术特点了。”他郑重提出“这些理解不仅太肤浅,而且侮辱了具有长远发展历史的中国画。”他在全面论述如何从色调处理、空间分割、透视结构诸方面借鉴中国画表现手法的同时,特别强调“将中国画的创作精神、方法注入照片的创作之中”。他所主张的画意摄影是“重视主观,把作者的意境和美感放在第一位”,注重主观情感的灌注。这就从根本上划清了画意和单纯仿画的界线,赋予“画意”以新的、明晰的概念。
更为重要的是,“结合”论特别突出了“写实”的直接性和现实性。他把画意和写实的关系比喻为经纬,主张“以写实为经,我们要学习写实风格的采撷题材的手法,尽可能不加摆布,尽可能从现实环境和社会生活中去猎取题材。同时又要以画意为纬,我们要保留画意摄影在画面上刻意经营的努力,利用那些悦目色调和完整的线条结构来突出我们的新题材。”写实与画意的主次关系可以说是“经纬分明”。陈复礼历来主张追求“真善美的最高境界”,“结合”论对于社会现实生活的关注,以及对于不加摆布地猎取影像方式的创导,体现了真与美直接结合的创作方法,也体现出摄影家对摄影艺术的现实性品格以及不加修饰的镜头影像的真实性与独特性的推崇。
陈复礼的画意与写实相交融的“结合”论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在艺术实践中他侧重于画意却并不排斥纪实。长期以来,不同年代他都时有纪实的佳作。在理论上他一直认为“纪实摄影与画意摄影殊途同归,无碍于同在摄影艺术大花园中并存争荣,更可进而互相促进。”
“诗情画意”是国人对于陈氏风格的共识。诗画本同源,深而言之,陈氏作品里更多的是诗,是自然的诗化,诗化的自然,是摄影家诗心所映现的一个充盈中国人文精神、人格情操和人生理想的意象世界。
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东西方文化的母题。不同的文化观构成不同的文化艺术特色。西方以自然为客位,强调人与自然的对立;而中国文化崇尚自然,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天人合一的观念在艺术上则表现为追求“物我交融”,自然的德性与人格情操谐和的艺术境界。“把主观的意境放在第一位”,“把作者的情感贯注入一树一木之中”,这正是陈复礼“画意”论的精髓。恰如所言:“我个人的摄影艺术风格的形成,决定性的因素还是祖国奇诡秀丽的山川和自然景观对我的吸引和陶冶。”“祖国秀丽的河山,静谧优美的自然观景,使我疲惫的心灵得到慰藉,中国画和古典诗词的诗情画意在我胸臆中鼓荡回响。”这正是陈氏风格的人文精神所在。
陈氏风格的精神元素是诗心,而构成诗化摄影的元素仍然是影调、线条、色彩、章法。陈复礼的作品大都淡泊平实,具有东方韵味的中和之美,朴实、清新。注重气势、氛围,却很少采用逆光和强烈的反差、色比,大都采用平顺的光线和中间影调,而且拋弃刻意的技巧,尽量减少人为的痕迹,以求天真自然,含蓄蕴藉。正如香港张五常教授所评论的:“复礼对平光与中色调的景物有过人的判断力,知道怎样可以成‘相’,据我所知,历来的世界大师里,没有谁在这方面可以与陈氏分庭抗礼。”其实这种“见素抱朴”,以返璞归真为尚的美学追求,正是陈复礼具有中国文化精神的自然观的生动体现。
陈复礼跋涉于摄艺之路已达60年之久,他的全部创作实践和理性思维归结到一点,就是如何把具有东方特色的中国摄影推向世界文化圈。摄影艺术的民族化、现代化是一个庞大而未可穷尽的系统工程,作为一个承续古今,继往开来的摄坛巨匠,陈复礼在摄影历程的坐标上,已经竖起了醒目的里程碑,达到了一个极致,并为中国摄影家提供了一个重要参照。历史会见证大师的风范,并为大师的成就作出自己的解读。
                                                                                                                                                              2008年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