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政治林树森的相关文章

林树森:上学难、看病贵 要靠科学发展来解决

日 期:  2009/7/11 15:58:32 提供者:huan1234

对老百姓反映强烈的上学难上学贵、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林树森认为

前进中的问题要靠科学发展来解决

“两会”期间,教育体制改革和医疗体制改革问题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面对老百姓普遍关注、反映强烈的上学难上学贵、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代表认为:“当消费需求超过供给水平的时候,‘难’与‘贵’的矛盾自然会显现,但是我们应该从国情、省情、市情的角度,全面正确地考量这些问题,归根结底这是我们在前进中遇到的问题,必须得靠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步伐,靠科学发展来解决。”

问题出在哪儿?

林树森代表认为,判断一个地方教育、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水平,主要应该看这些地方的教育普及率、受教育年限、疾病控制、人的体质指标等等。他说:“以广州为例,我们现在已经基本普及了九年制义务教育、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近五年翻了一番,预期寿命已达75岁,为什么‘难’、‘贵’的呼声照样很高?其实‘难’、‘贵’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对于人们生活的各种需求来说,‘难’还是‘易’、‘贵’还是‘便宜’,应该首先看个人生活质量水平和可支配收入最后有多少节余。在物质生活匮乏的环境下,人们觉得找吃的东西‘难’,用的东西‘贵’。而当吃穿用的问题解决后,人们开始追求和吃穿用同等水平的入学、医疗水平的时候,它们自然而然就成为主要矛盾,这是进入现代化生活的必然。人们用‘恩格尔’系数高低去判断一个地方人们的生活质量,将食品消费开支占可支配收入的40%以下作为现代化的标志,那么如果其他生活消费永远和食品消费同步,‘恩格尔’系数不可能逐年下降。”

林树森分析指出,“难”与“贵”矛盾的实质还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之间的矛盾。公务员收入增加,教师、医生的工资要不要增加?要增加。但是只要政府的投入低于学校、医院所需要的费用和教师、医生收入的增幅,学校、医院就只能靠增加收费项目和提高收费水平去解决。政府如果有足够的钱,免费医疗、免费上学,什么矛盾都没有,但关键是各级政府现在都还没有这个能力一步到位解决这些问题,经济社会发展总是从不平衡到平衡,所以我们现在非常强调科学发展观。有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想找好的学校好的医院去入学、看病,多花钱他们不在乎。问题是如果所有人都想向他们看齐,但相对来说又没有这样的实力时候,就会觉得这个“难”、那个“贵”了。因此我们说现在所讨论的“难”与“贵”有其存在的社会基础,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增加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政府工作报告》中,在今年着力做好几方面工作的第一个方面已经强调要努力增加城乡居民收入,通过调整收入分配关系,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增加中低收入者的收入。

应该怎么办?

既然是发展和前进中遇到的问题,那么我们应该怎么解决?林树森代表说:“经过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的发展,我们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在教育和医疗领域增加政府投入已有可能。当初开始提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时候只讲免学费,现在各级财政收入增加了,有能力了,我们就提出从今年起用两年的时间,全部免除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杂费。医疗也是一样,今年中央和地方财政对参加合作医疗农民的补助标准由20元提高到40元,中央财政为此将增加支出42亿元。这些都说明我们各级政府的财力增加了,可以在这些领域多一些投入,但是依然得量力而行,通过加快改革促进发展,由政府出面合理配置各种资源并且规范行业从业行为和秩序,加强监管等几方面入手,选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实现突破,逐步加以解决。”

林树森代表具体介绍了广州的一些做法,他说:“我们通过调整优化中小学布局,努力推动教育公平。‘十五’期间,我市投入23亿元实施老城区‘教育综合改造工程’,投入21.29亿元创建示范性普通高中。同时加大农村教育投入,推进农村初中建设和中小学布局调整。从2005年开始,市、区两级财政三年内集中投入近50亿元,市财政每年安排5亿元,用来扶持农村地区创建教育强区(市)、教育强镇,缩小城乡教育差距。在发展高等教育方面,广州大学城在2004年9月一期工程如期建成使用,二期工程正在顺利施工。今后5年内广州地区可新增20万大学生,可以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的教育需求;医疗方面,大力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积极推进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建设,逐步解决城乡群众就医难、看病贵问题。‘十五’期间,广州启动了20多个大型医疗卫生基建项目、80多个改造项目,安排资金累计达27亿多元。安排专项经费用于社区中医和示范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设。建立了118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96个社区卫生服务站,有183个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纳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范围,逐步做到看病‘大病进医院、小病在社区’。全面启动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费用由‘政府出大头,农民出小头’,以‘保大病、保住院’为主,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基本做到农民小病不出村,一般疾病就近诊治,重大疾病到大医院就医,初步解决农村居民‘看病难’问题。全市共有169.8万农民参加合作医疗,农民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比例达到72%。”

林树森代表最后说:“进入‘十一五’,我们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不仅要通过改革继续破除影响生产力发展的体制和机制障碍,而且要注意兼顾到各方面的利益,照顾到各方面的关切,通过提高改革决策的科学性,增强改革措施的协调性,努力创造一个让老百姓公平参与和共同分享改革成果的制度环境。”
                                                                                                                                                          2006年03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