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经济涂辉龙的相关文章

涂辉龙表示:将金融合作纳入两地政府合作框架

日 期:  2009/6/2 17:43:46 提供者:huankun

对深圳企业来说,香港的金融服务非常有吸引力;对香港金融业来说,深圳又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深港金融合作是近年来的热点话题。此间全国政协委员涂辉龙建议,港深银行间应加强合作与渗透,共同保持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涂辉龙说,目前来说,亚洲金融中心花落谁家竞争激烈,尚不确定。新加坡、上海、东京、悉尼和香港都有机会。香港的优势在于它地处东南亚中心地理位置,有规范的法律体系、社会管理制度、市场化的经济制度,最大的优势是背靠祖国,依托中国经济的增长和崛起。毫无疑问,未来10-20年世界经济的增长在亚洲,亚洲的经济增长中心在中国。

那香港能否抓住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好势头,稳坐亚洲金融中心的位置呢?这需要深港合力。

两地商业银行间加强合作

涂辉龙说,两地银行间渗透是两地银行合作的重要标志,这种合作与渗透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是进行股权合作。股权合作有两个方面:一是支持深圳银行和大型企业走出去,收购和参股香港中小银行;二是中资银行和香港银行合资组建新机构,例如深港银行合组信用卡中心等。

二是加强业务产品上的合作。涉及深港两地的票据承兑贴现、应收账款融资、国际保理、设备抵押贷款、资信调查等业务,都在深港双方合作的范围。随着深港两地人员往来激增,两地银行需要为跨境旅客、商务人员提供跨境银行服务,有针对性地拓展银行卡、消费信贷、投资理财等个人金融业务,促进跨境消费和投资置业。

三是推行QDII方面的合作。随着QDII的实施,银行代客理财投资的范围扩展到境外产品,目前香港是各家银行投资的主要市场,而深圳银行在推行QDII方面具有先天优势。

四是机构网点与资金上的合作。零售业务通常是港资银行业务发展的重点,但因机构网点少,港资银行往往会借助深圳银行的网点开展业务,深圳银行借此增加中间业务收入。港资银行开展人民币业务时,经常会遇到人民币头寸不足的问题,需要向深圳银行借入人民币资金。同时,深港两地银行还可以合作组织银团贷款,为跨境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

五是推动“深圳通”与“八达通”互联互通。“深圳通”现时主要用于支付深圳的交通费,而“八达通”除了应用于公交领域外,还成为小额消费中除现钞以外的首选工具。两地电子货币的互联和加强使用,可以降低现金支付的比例,减少伪钞的流通,还可以间接地促进两地双币同时流通,为中国的金融开放进一步积累经验,为港元与人民币的共存进行试验。此外还可以提高两地居民和企业用信用卡/银行卡支付消费和采购的比例,增加支付便利,减少现金流通量。

吸引港资银行到深圳设点

目前在深圳的港资银行都希望在深圳多设营业网点。涂辉龙建议,深圳应创造条件,支持香港银行将业务延伸到深圳,为在深的港资企业和深圳本地企业服务,并发展成为港资银行的集中地。

一方面香港有很多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银行,深圳要积极引入。这些银行懂得中小企业经营活动,可以为深圳中小企业带来融资,促进深圳中小企业快速发展。

其次,深圳还应该扶持港资银行在深圳发展,使其成为全国性的金融机构,类似于招商银行和深圳发展银行那样,这样既可以扩大深圳金融业的影响和作用,深圳还可以借助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发挥作用。

发展两地同业拆借市场

人民币和港币跨境流通,为深港银行间开展同业拆借业务提供了货币基础。涂辉龙建议,两地应根据市场和技术条件分步推进银行间同业拆借业务:

首先开展深港银行间港币同业拆借业务。随着深港票据联合结算系统的完善,需要支持和鼓励深圳商业银行开展港币票据承兑、贴现业务,培育港币票据市场;其次是扩大人民币在香港流通范围,完善现钞流入香港及回流深圳的渠道,逐步允许香港银行经营人民币离岸业务,时机成熟时开办深港银行间人民币同业拆借业务;三是在资本项目基本实现可兑换的条件下,建立深港外汇同业拆借市场,开展世界各主要货币的拆借业务,并将深港同业拆借市场联网互通。

香港尽可能使用人民币定价

涂辉龙建议,除了已经开展的人民币业务和发行人民币债券,香港还应该对H股股票进行人民币定价,海洋公园、迪士尼乐园等大型旅游景点和星级酒店应该推出人民币定价。这样既方便内地人在香港的消费,更可以做大人民币的规模。

涂辉龙援引相关数据称,香港现在吸收人民币存款余额只有240多亿,如能尽可能使用人民币定价,这个数字就会成倍增长,可以做到2000亿规模。

将银行合作纳入港深政府合作框架

一个长效的合作协调机制,是深港加强金融合作的重要选项。涂辉龙建议:首先应把银行合作纳入深港政府合作框架,建立合作机制;要成立专家小组,就深港金融合作做出全面规划,研究当前合作中存在的问题及解决方案,共同制定合作的具体步骤,对需要国家支持的合作事项,及时报请中央政府协调解决。

在银行同业方面,这种协调工作则可交给两地银行协会来做,两协会可就两地银行交往中遇到的问题展开经常化、制度化的交流。

与此同时,还应该推动深港银行人员的交流。银行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才,深圳银行业要提高管理水平,必须大量引入香港银行人才,特别是中高级银行管理人员;建议内地认可香港中高级银行管理人员在港取得的任职资格;深圳银行也要积极选派业务骨干到香港交流、培训,鼓励优秀银行人才参加香港“输入内地专才”计划;建议深港合作设立银行从业人员培训中心,聘请两地专家授课,学习香港银行业经营管理经验,有目的地培养熟悉深港两地银行制度的中高级银行人才。

深港银行人员加强交流,客观上也能加快深港两地银行合作的步伐。
 
 

全国政协委员涂辉龙建议港深银行间应加强合作与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