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科教张竞生的相关文章

张竞生:中国性学第一人

日 期:  2009/3/23 10:31:01

2009年3月20日在潮州市饶平县浮滨镇,广东省性文化教育基地于“文化奇人”张竞生先生的故居落成。
  已故的张竞生,被誉为“中国性学第一人”、“中国计划生育第一人”、“中国发起爱情大讨论第一人”。这些有何来历?本报记者三访饶平,同时专访了张竞生先生次子张超。

  “博士”威严堪比过去的“状元”

  3月20日,在饶平县浮滨镇大榕铺村,记者在村道上随便拦住一个孩子问“知道张竞生故居在哪吗?”这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孩子摇头,一愣神又醒悟般叫起来,“哦,你是找博士的家啊”。
  大榕铺村的历史大约可以追溯到两百年前。张竞生是大榕铺的第一个博士,也是潮汕地区的第一个博士。1912年,中华民国首批25名稽勋留学生名单里,张竞生排在了第一名。“他是跟宋子文同一批出国留学的,宋子文第五名。”张竞生次子张超告诉记者。
  从饶平县城去浮滨镇,再到大榕铺村,进村前的一片山坡上,是张竞生先生墓,而张竞生先生故居则在村子的另一头。如今,浮滨镇正计划把故居改造成一处景点。3月8日,故居里头先成立了广东省性文化教育基地。
  张竞生故居的建筑已翻新,周围平整一新不复当年的景象。一间居室门口的水井旁,新立了一座故居主人的雕像,底座上刻着寥寥数语“哲学博士 北大教授 文化奇人”。
  1938年,为避战乱,张竞生举家从广州回到大榕铺村长住。那年他50岁,儿子张超3岁。张竞生没有混居在村中,住所离村子足有数百米远。“好像跟村里没有多大联系,每天在自己的小田庄里看书、写东西,一天要花好几个小时在果园里干活,种的多是些潮州柑,维持家用,生活清苦得很。”张超回忆说。
  对村人来说,这个“博士”就是过去的“状元”,威严自不用说。周边十里八乡凡有纠纷,必唤“博士”了断。“一次,一个女人被打,就来找父亲哭诉。听完了,父亲就把她的老公传来。当面让她打丈夫两个耳光,女人不敢,父亲就去打。打完了,还要用拐杖去敲她丈夫的脚。”张超说。

  《性史》让举国哗然 令他离开北大

  如今,在故居斜对面土坡上,长有两棵参天榕树,树下便是博士当年创下的“维新学校”。这是张竞生在实践乡村建设时,为了使得孩子不用奔波几里路到外村的私塾读书而倡建的。张超曾在这里就读,记得博士让教员开办游泳课,一群孩子从此在村旁小溪学狗刨式。记者看到,校门上刻着这所小学的校训“凡事认真做,苦心做快做”。
  “谁见过这种校训?对仗不工整,刚开始读还不习惯。”张超说,1939年创校时拟下的这个校训,是张竞生“故意这样的,他的目的就是不想跟其他的校训一个样”。
  在张超看来,这就是父亲张竞生的个性。张竞生16岁考入广州的黄埔陆军小学,带头剪了自己的辫子,又因为为首发动整顿伙食和食堂秩序遭开除。“出国留学回来,公开倡议推广避孕节育被骂神经病,在潮州金山中学又开风气之先招收女学员、开设游泳课,去到北大又成了全国第一个在大学课堂上开设性教育课的老师。后来去到上海,又是第一个招收女店员……”张超谈起父亲的“特立独行”,总结说:“他的个性就是这样,别人不敢说的,他偏要说;有人说了不敢做的,他偏要去做。”
  在1925年底,新文化运动刚刚结束,37岁的北大教授张竞生公开发布征集《性史》的广告。次年,《性史》出版,举国哗然。“那时候,唯独剩下这块禁区没人敢碰,他偏要去碰。”张超介绍说,“在那个年代,去公开地研究‘性’,让很多人都受不了。”《性史》的出版,很快让张竞生有了“性学博士”、“卖春博士”的“封号”,也造成他离开北大,开始了一段并不顺利的生活。晚年回乡,他先后主持修公路、办苗圃、办学。

  名人故事
  “中国计划生育第一人”
  早马寅初37年主张节育

  “谁是第一个在论文著作里提出‘避孕节育’,这个不太清楚,没办法考证先后。但外界把我父亲张竞生称作‘中国计划生育第一人’,我想是因为他有具体的主张,而且一直坚持这个主张,不是偶尔提提就罢了。”张竞生之子张超如此说。
  1920年的时候,张竞生32岁。刚从法国学成归来的他,在广州面见时任广东省省长、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向后者建议在广东率先推行避孕节育。对此,陈炯明斥张竞生“神经病”。这一公开的提法,比1957年马寅初的“新人口论”早了整整37年。

  “中国发起爱情大讨论第一人”
  为人出头引发爱情大讨论
  1923年,北大教授谭熙鸿欲娶亡妻的妹妹,引发了一场从北京到广州沸沸扬扬的讨论。同年4月29日,张竞生于《晨报副刊》发表了一篇文章,公开为谭熙鸿辩护,张竞生抛出了“爱情四定则”:“爱情是有条件的、爱情是可比较的、爱情是可变迁的、夫妻为朋友的一种”。这四定则,立刻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包括梁启超、鲁迅、许广平等60多人参与了当时的那场大讨论。
  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关于爱情的大讨论。

  “中国性学第一人”
  性学可以看作一个卖点

  “说他是‘性学第一人’,大概‘性学’是他的卖点。这个卖点不是他找到的,在以前从来没有人敢公开来谈性。”说起父亲为何会被人叫做“性学第一人”,张超如此说。
  “性学大师金赛比我父亲晚了大约一代人的时间,可他却被人们广泛认可,这就是文化的差别。”张超坦言,现在性教育课程开到了中学,可在张竞生任教的年代,在大学课堂里开设性教育课程都是不可思议的。

  张竞生其人

  张竞生其人(1888~1970),24岁时获孙中山委任为南方议和团首席秘书,后作为国民政府首批公费留学生赴法留学,1919年获里昂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21年,出任潮州金山中学校长,同年被蔡元培聘任为北大教授。1923年的“爱情四定则”言论引发中国第一次爱情大讨论。1926年,出版《性史》,离开北大。在上海期间,因为在性学方面的言论,被视为上海滩“三大妖人”之一。1933年,任广东实业督办,主编《广东经济建设》月刊。1935年,任广东省参议和广州经济委员。晚年在潮州家乡期间,由于在新农村建设的建树探索,使得他与声名远播的梁漱溟一南一北,并称为“北梁南张”。(2009-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