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谢岳雄的相关文章

诗歌与绘画的双重舞蹈

日 期:  2008/12/13 15:24:47

    这几年,图文图书到处飞,文字与图片的结合,寓意读图时代的真正到来。当然,图文书不是那种单纯的插图书,而是文字和图像的融合,是文学艺术取得联姻的方式和情怀。在文字停止的地方,我们看见图像在飞翔;在图像无法呈现的地方,我们听见文字在流动。在这种由图像孕育出来的文字仪式中说话,在这种由文字孕育出来的图像中舞蹈,图像与文字互为主题,一起构成图片的张力、文字的冲击力和图文共生出来的节奏感,一起构成一种整体视觉的纯美。摄影大师布列松说:“影像醒来,微微颤动。”他的这句话给我带来真正的颤动。
  日前,在书店里无意读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年作家、诗人谢岳雄的诗集《丹青情缘》,才知道他早在2001年就走这条“诗歌+图像”的路了。谢岳雄与广东艺坛名流刘斯奋、许钦松、谢楚余和行为艺术家舒勇进行了合作,诗人用他内在的殷实与绘画外在的呈现进行交合。诗歌有它的内在向度,绘画有它的外观事态,这种交合,让诗人对自然、生命、爱等基本主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在这个全彩色印刷的精美诗集中,我们读到《风思》:把一丝丝怀想/轻轻地放飞/让那美好的憧憬/流进这澄碧的波涛里/随风漂流/恬静的海角天涯/是谁用柔媚的双眸/执着地守候/那束带露的红玫瑰,这是谢岳雄为谢楚余的一幅美女油画所写的诗。谢楚余的油画所表现的是东方女性的温存、文静与细腻之间洋溢出来的青春之美。其实不用看画,单看这诗,我们的脑海中已呈现出大海之滨,一位气态娴静的少女如风中绽放的玫瑰,含着逼人的青春飘扬……
  谢岳雄为刘斯奋的文人画所作的《难得清闲》:与清风对弈/与翠竹谈心/与茶壶做伴/与奇石嬉戏/与日子研讨/难得清闲独乐乐/看白云苍狗思索变幻人生/寄情青山绿水把握如棋世事。在日益繁忙的时代,要是停下来看看自己的内心是多么的不容易呀!谢岳雄用灵性的笔画出了现代人难以抵达的内心中思绪。这诗既有刘斯奋新文人画的神采,却又是诗人在日常生活中所思所想所得。事实上,这是诗人对美的敏感和渴求。一个诗人的眼光要构成一把铁锹,挖掘出生活最深的部分,诗人的想象要天马行空,诗人的思想要构成广阔的原野,读者才可以在上面舞蹈。
  再如谢岳雄为许钦松的版画所吟出的《潮的足迹》:潮涨潮落/云起云消/海鸥传递大海的嘱托/陪伴渔人哼唱收获之歌//金色的沙滩/到处是海浪热吻的唇印//静谧的焦石/凸现的是赶海人的勤劳刚毅//搁浅的小船/审视着潮的足迹/与翱翔的海鸥一起/设计着明天的旅程。读诗人的诗,我看到大海的和谐、自由和宽广,看到了人在自然中的生活。我们愿意在南方的大海、芳香的海岛上流浪,带着生命的浪漫和诗意,忘却人间的忧伤……
                      所画所写皆是自由
  这本诗集中,诗人以简洁的诗歌语言准确、恰当、充分地表现绘画所承载的意义。而离开绘画只读诗歌,诗歌依然存在它的朴素无华的一面,诗歌依然是淳朴真切的表达。诗人必须对生活有丰富的感觉、对人生有深刻的洞悉、对内心有细致的体验才能编织出生活的图像,美丽的文字才能从心灵空间的无边奔涌而来。在诗人的世界里,绘画得到延伸,就像花朵得到结果,大鸟得到飞翔,群星得到闪烁。
  生活必须富于创造激情。无论作为艺术家或诗人,所画所写皆是自由的。一个懂得画意的人,一个胸有诗性的诗人,他也是自由的人。诗人不必为不懂绘画技法而胆怯,画家也没有因为诗人究竟是否看懂绘画而埋怨,而作为读者在画家与诗人之间走动,心里充满欢喜。当然,好的图文书是一种双重的提升,诗人、艺术家的学养、天分、个性以及个人情趣尤其显得重要,图+文的结合是一种综合的艺术,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蕴作依托加上文字的品格和心智的质量,才可以做得更为出色。相对于其他文学艺术,这种图文的结合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勇敢的存在。法国艺术家罗丹说:“艺术,就是所谓静观、默察;是深入自然,与之同化的心灵的愉快;是智慧的喜悦,是在良知的照耀下看清世界,而又重现这个世界的智慧和喜悦。”我想,诗歌与绘画的双重舞正是此种境界。
  多年前作家出版社曾出版过谢岳雄的诗集《爱的呢喃》。那时的他一定沉湎于爱情之中,揣想大千世界的种种美好,是爱让他的心灵之光折射到诗歌中去。眼前的他总是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我想可能是他对于生活现状的一种满足。时间的流逝总会把一个人带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但也许是命运对他不薄吧,他无论身处何方,总是拥有灿烂的笑容。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挤时间写就了18部纪实文学、报告文学和法律方面的专著,足见其能量和恒心。与其他诗人作家不大一样的是,他可以自信地面对生活,已经不用灰头土脸去探索生存之道。谢岳雄是一个活得明白而真实的人,他喜爱写作,但没有沉溺于文字这虚妄的世界。也许,他秉承了潮汕人的聪明,总有这样那样的想法和点子,但在骨子里始终是善良的、厚道的、豪爽的。
  文学需要一种积极力量的支撑。谢岳雄完全有条件有能力去加入富贵行列。但他还是热爱着文学。也许是文学作为一种力量,让他得到了比物质更为优雅、高贵和尊严的东西。在这样一个审美疲劳的时代,谢岳雄坚持他的文学审美,是他的性情所在,也是对真善美的追求,这值得我们欣赏。(作者:黄礼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