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林初发的相关文章

万种滋味尽在一甩中

日 期:  2008/11/3 15:05:19

万种滋味尽在一甩中

——看潮剧《薛丁山哭灵》中的甩发

黄剑丰

    喜欢潮剧,遗憾的是因为学业和工作长期奔波在外,导致我听的多,看的少,至今,所看的潮剧屈指可数。所幸的是身边的单放机以及耳塞质量过得去,所以,我一般都是靠着声音来感觉剧情的。记忆中比较深的是那年在长沙,家乡朋友从家里给我带来了两本《刘明珠》的电影录音,身在异地,因而十分珍惜,听得特别细。最后的那一段,刘明珠殿上用铁如意砸打奸贼,我虽然没有看到,可是,凭着剧里的一句说白;“奸贼看打!”和紧凑的锣鼓声,我可以感觉:奸贼被刘明珠打死了!

    后来回到广东,接触潮剧音像的机会稍微多一点,通过音像,这才知道,原来潮剧的舞台表演还有那么多的学问,各个行旦,都有各自的演技,他们借助手中或者身上的工具,大胆夸张地表现着剧情或者人物的心理,其中旦角的水袖,丑角的扇子,老生的胡须,小生的辫子等都是比较常用的。记得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洪妙,在一次表演的时候,表演一个老太太,他用的是一个后影,借助一个后脑,惟妙惟肖地表现出老太太当时的心理活动,从而赢得“洪妙的后脑会作戏”这句著名的潮汕戏谚。

    前不久去汕头访友的时候,一个偶然机会和潮剧新秀林初发相遇,其时大家一起在茶馆喝茶闲聊着,我无意听说当晚潮剧院要准备上京演出的录音,林初发要录的是《薛丁山哭灵》这一折。朋友笑道:“今晚你可以看他怎样甩辫子了。”林初发说只是录音而已,不化妆,也不比动作。尽管这样,对于难得回家的我机会还是可贵的,于是当晚便跟着去了。

    在台下,我悄然坐在一旁,看着台上紧锣密鼓地录着音音,一动也不动的,生怕弄出一点杂音来。朋友笑道,你不用这么认真,你听锣鼓声音这么大,即使说几句话也没关系的。想想也是。于是人也自在了。

    虽然是录音,当时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台上的林初发还是不由自主地在音乐声中比起动作来。台下的朋友对此比较内行,说这样唱起来比较有感情,演员会找到在台上表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