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林初发的相关文章

万种滋味尽在一甩中

日 期:  2008/11/3 15:05:19

万种滋味尽在一甩中

——看潮剧《薛丁山哭灵》中的甩发

黄剑丰

    喜欢潮剧,遗憾的是因为学业和工作长期奔波在外,导致我听的多,看的少,至今,所看的潮剧屈指可数。所幸的是身边的单放机以及耳塞质量过得去,所以,我一般都是靠着声音来感觉剧情的。记忆中比较深的是那年在长沙,家乡朋友从家里给我带来了两本《刘明珠》的电影录音,身在异地,因而十分珍惜,听得特别细。最后的那一段,刘明珠殿上用铁如意砸打奸贼,我虽然没有看到,可是,凭着剧里的一句说白;“奸贼看打!”和紧凑的锣鼓声,我可以感觉:奸贼被刘明珠打死了!

    后来回到广东,接触潮剧音像的机会稍微多一点,通过音像,这才知道,原来潮剧的舞台表演还有那么多的学问,各个行旦,都有各自的演技,他们借助手中或者身上的工具,大胆夸张地表现着剧情或者人物的心理,其中旦角的水袖,丑角的扇子,老生的胡须,小生的辫子等都是比较常用的。记得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洪妙,在一次表演的时候,表演一个老太太,他用的是一个后影,借助一个后脑,惟妙惟肖地表现出老太太当时的心理活动,从而赢得“洪妙的后脑会作戏”这句著名的潮汕戏谚。

    前不久去汕头访友的时候,一个偶然机会和潮剧新秀林初发相遇,其时大家一起在茶馆喝茶闲聊着,我无意听说当晚潮剧院要准备上京演出的录音,林初发要录的是《薛丁山哭灵》这一折。朋友笑道:“今晚你可以看他怎样甩辫子了。”林初发说只是录音而已,不化妆,也不比动作。尽管这样,对于难得回家的我机会还是可贵的,于是当晚便跟着去了。

    在台下,我悄然坐在一旁,看着台上紧锣密鼓地录着音音,一动也不动的,生怕弄出一点杂音来。朋友笑道,你不用这么认真,你听锣鼓声音这么大,即使说几句话也没关系的。想想也是。于是人也自在了。

    虽然是录音,当时伴随着音乐的节奏,台上的林初发还是不由自主地在音乐声中比起动作来。台下的朋友对此比较内行,说这样唱起来比较有感情,演员会找到在台上表演的那种感觉,不会只是因为录音而录音。说话间,只见台上的林初发头前后左右不停地晃动,正感到奇怪,朋友说,他在甩发了。我见那干脆利落的动作,心中暗自思量:倘若他戴上长长的辫子,那么甩起来该是怎样一种洒脱?

    后来从汕头折向普宁的时候,在一位亲戚家中看到了舞台版的《薛丁山哭灵》VCD,这才一饱眼福,偿还了心中夙愿。

    《薛丁山哭灵》是《三请樊梨花》中的一折,其具体故事情节小时候在家乡的时候就已听过。使我惊奇的是全折十几分钟都是生角唱段,而且其中渗杂有跪拜等高难度的武生动作,这些在一向“重女轻男”的潮剧唱腔以及武生动作薄弱的潮剧表演都是少见的。

    甩发是利用了戏剧中“延长”的表演作用,据说:髯口(胡子)是嘴巴的“延长”,玉带是腰部的“延长”,厚底靴是脚的“延长”,而甩发,则是头部的“延长”……

    通看全剧,林初发主要是借助头发的甩动来体现薛丁山哭灵前的几个心里状态的,全剧的表演几乎都离不开头发的甩动。其中重要的有几个部分。

    林初发一出场就有几个头发来表现薛丁山的狼狈。此时的薛丁山心情是复杂的,“连日来大兵压境难取胜,我身为先锋脸上红云生,父帅发怒严督责”,再之“一请梨花她不见鞭打五十痛非轻,二请梨花她恼恨……薄恨枭情枭情薄恨责骂声声”,一个战败的打头阵先锋,在父亲的责骂下抱着再碰钉子的心态而出门,这与从前年轻气盛、心高气傲、三休梨花的薛丁山叛若两人。林初发用反剪双手,左甩发、右甩发、八字甩,一连十几个甩发来表现这种狼狈的复杂心态。但是,很快,他想起梨花此时病重,“茶饭不思口耳不灵”,想起此时前来要和梨花尽释前嫌,想起此来要请她出战应敌,挽救整个战争局势的重大任务,于是一个前甩发,再一个后甩发,用一前一后的平衡来平衡了这种复杂的心态。他放下了自己的高傲和自尊的架子,为了表明自己的懊悔以及“三请”的决心,他在两个下跪的动作分别各自加上前甩发和后甩发,表明自己即使“三步一跪血流膝”,“亦要爬爬跪跪关中行”。紧接连续几个高难度的跪转步之后,来到关前,发现了梨花丧生的讣告以后,他惊得魂飞魄散,认清字迹以后,他连连退后几步,辫子往后一甩,惊得顿时跌坐在地。但是,他心中还是半信半疑,连叫几声:“这不可能!”待到进入灵堂以后看到灵牌。梨花死讯在他心中得到核实,他一声惨叫“妻啊——”跪步前进,前进中伴随着头发的不停甩动,一连用二三十个甩发来表现薛丁山的惊、恨、悔、痛杂加在一起的痛不欲生的心情。此时的薛丁山心情一片死灰,梨花已死,退敌的希望也就成了泡影,而更重要的是,自己欠着万千情债的妻子梨花已经命丧幽冥,思想起往日梨花种种的好,“你为救丁山走千里,阵前见爱情绵绵”,他心中更是悔恨交加,把梨花的死种种的原由都囊括债自己身上,“如今竟然抱恨去,丁山终身负罪愆,终身受责无怨语,受刑受戮也应当。”至此,萌发了他“为报妻你真情义,我愿朝夕伴你在灵前”的决心,于是,跪倒在地,一连十来个前、后甩发及猛甩发来表现这种心态。及到最后,手抱灵牌,口咬发辫,心中各种滋味涌上心头,他一个高难度的腾空翻转,登时晕倒在地。至此,戏也降下了帷幕。

    戏剧的剧情,除了靠唱词有声的演唱,辫子也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剧情的推动,辫子起到了一种推波助澜的作用。

    薛丁山一上场到最后,历经了心里的几折波澜:疚恨交加而狼狈出场——心态平衡后决心三请——见讣告魂飞魄散——见灵牌痛不欲生——百感交集而晕倒。人的内心变化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林初发却借助一条辫子活生生地表现了薛丁山哭灵这一过程的几种心里变化,精彩而细致。

     万种滋味上心头,尽在发辫一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