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卓素铭的相关文章

家园故忆--怀念我的双亲

日 期:  2008/7/24 16:26:47

家园故忆
一  怀念我的双亲
    双亲离开我们已有二十多个春秋了,可是对他们的怀念却不因时光的流逝而淡化,反而愈加深切。
    我出生在揭阳榕城一个教师的家庭,父亲卓哲生昔年师从岭东著名画家孙裴谷,画得一手好花鸟,在潮汕美术界有一定的知名度。母亲刘婵清,原籍普宁南溪杨美村。父母膝下有一女二男。姐姐出生于卢沟桥事变之年,兄长问世于潮汕沦陷之日,我则诞生于揭阳解放之时。外面兵荒马乱炮声降隆,父亲却处变不惊,分别为儿女们起了很有画意的名字:素心、素质、素铭。战我家的画室也定名“素园”。
    我家的徂厝虽然破旧却被双亲打扮得万紫干红、绿荫如薷:水仙、芝兰、月季、荷花、紫藤、秋菊、秋瓜、南瓜、淮山.……春去秋米,  “素园”时时蜂飞蝶闹,花团簇锦,瓜果飘香;家境虽贫寒但却父慈母爱,满门和气。双亲足虔诚的基督教徒,星期天我们经常随母亲去教堂听道。母亲除勤于家务之外,为了弥补家计兼当裁缝,经常抱着襁褓中的我在缝纫机旁劳作。她为人勤劳俭朴、达观开朗、刚毅果断,有烦恼的事时读读圣经、唱唱圣诗马上就排解了。她很注重儿女的道德品质教育,经常用占今中外有关道德修养的故事向我们灌输。为了使儿女们能专心致忠地读书,她几乎把所有家务都包揽起束。
    父亲长期在潮汕备地任教,闲暇时挥豪泼墨,吟诗弹琴,养化赏石。家里悬挂的是满壁书画,连衣橱中也是书山叠叠。经常带我拜访林受益、郭笃士等前辈艺术家,谈天论艺:或剑学宫、裱画店观摩书画。因家庭艺术氛围的耳濡目染,我们三姐弟的图画都画得很好,在学校的美术作业经常受图画老师的夸奖,并“贴堂”示范。可惜兄如后来没选择美术专业,姐姐大学毕业后掌执教鞭,兄长入杏林悬壶济世。父亲为人宽和忠厚且谦恭友、尊师重道而桃李满园。对子女很慈祥,极少看到他生气。有一次,母亲一针一线为他织的新毛衣,刚穿不久就不见了,母亲追问起来,父亲说学校旁有位孤寡的老人冻得历害,已送给他了,母亲开始有点生气,后来也想通了。很多同事、朋友、学生及认识他的人对他的人品无不交口称赞。他的画风纵横泼辣与其为人却有极大的反差。小时候经常看父亲作画。他九对着宣纸凝神静思,于胸有成竹之际,动笔时如急风骤雨、潇洒淋漓,不少作品往往一挥而就,造型笔墨均很到位。他对自已的作品要求很苛刻,画得不满意的宁可撕掉绝不出门。他的审美品位也很高,对吴昌颂、齐白石、潘大寿诸海派大师推崇备至,对脂粉气、小家气、籼俗的东西不屑一顾。他绝对不画白己没见过的东两,并常对我们说:“取法于上、得之于中,取法于中、得之于下”。
    父亲青少年时期曾认真研习素描色彩,有较扎实的造型能力。他经常认真观察写生,笔下猫狗、鸡鸭、鹰雀、虫鱼笔墨简练而形神兼备,母亲栽种的瓜果化卉也是他经常入画的题材。潮州吴姓友人曾送过父亲一条小狗,父亲为它取名“吴惠”,且极为宠爱,为它画过不少素描速写,经常以它入画。画集中的素描“酣睡”即是其中的一幅。受父亲影响,我从小也喜欢画动物,特别是老虎。父亲告诫我:“要画好老虎先应临摹名家画虎佳作,然后多观察猫的动态,老虎属猫科,除人小小同之外其结构动态极为相似,等将来有机会看到真老虎时更应多观察写生。”继承传统,取材生活,大胆创新,这是父亲自己所遵循的艺术原则,也是我一辈子创作的座右铭。可以说父亲是引导我走上艺术正轨的第一位启蒙老师。双亲言传身教对我的为人处世及治艺之道均留下深刻的影响。
    父亲甲生最人的憾事是青年时划未能赴上海美专深造,他的同门师兄弟海卜归米之后均成大器。如刘吕潮、王兰若、邱及、孙文斌等前辈。但父亲有着一颗平常心,他淡泊明志,甘丁寂寞,对丁岂术他历来只问耕耘而不问收获,潜心治艺而从不张扬。林逸、林受益先生在世时,常夸父亲很有才气,花鸟动物画得很好,鼓励我勤奋学习青出于蓝。著名画家王兰若老帅看到我父亲遗作之后赞赏之余题词曰:“半世纪前与卓哲生兄交,敬其为人谦恭勤奋,近其令嗣素铭弟出其遗作索题字纪念,即志此归之,望能继承父志以处世治学。”
    在极左的年代,政治运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冲击最厉害的是知识分子的队伍,父亲的画为自己惹了不少祸;画花鸟被斥为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发泄,是封资修四旧;搞宣传时人民公社的麦穗颗粒画得太少被指责为攻击三面红旗;树心年代画葵花偶自十二瓣则被指证为国民党徽:心情郁闷拉起二胡被斥为传播靡靡之音……结局足停职反省、劳动改造、清理出队……一连串的迫害终使父亲忧郁成疾,晚年于脚麻痹抖颤小能作画。十年浩劫中为怕节外生枝,父亲忍痛含泪把自己多年收藏及创作的书面作品付之一炬,仅留下了零星的习作幸免于难。未能亲眼看到文革运动结束,父亲于1976年春在贫病交加中与世长辞。“四人帮”跨台之后,我们家属终于接到了一纸迟来的平反书……
    今年我们迎来了父亲诞辰lOO周年暨母亲诞辰95周年的纪念日,做为儿女除默默地在他们墓前献上一束鲜花之外,特举办卓氏一门三代画展,出版专集以表对双亲深切的怀念。
    亲爱的双亲,安息吧!如今您们的后辈均己学有所成,特别是我的一双儿女己接过家传画笔踏入正规的美术殿堂深造,正继承先人遗志,完成老人家未竟的艺术事业,续着他百年的艺术之梦!

                                    ●卓素铭 丙戌年清明节